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剑道】司命

我就是热爱冷CP肿么样!肿么样!哼唧╭(╯^╰)╮!

最近终于翻到了剑道文,被一堆志怪剑道弄开的脑洞,虽然写出来和志怪没多大相关……

坑品没有……写哪里是哪里吧……吧………………

大概就是一只苦逼咩和一只二缺鸡的故事吧……吧………………

或许会写苦逼咩师父的故事。

藏剑叶牧之字朔风生于开元二十二年五月初四午时

纯阳安平生字永宁生于开元二十四年七月十四子时

 



章一


安平生原本不叫安平生,甚至根本不姓安。纯阳宫上上下下都知道他是被静虚逆子安若素捡回来的。

堪堪六岁的年纪却是满头白发,整个人全无一点孩子的模样,表情木然且阴森。

初来之时,安若素只是通禀了掌门,便带着安平生往莲花峰去了,路上遇见了山石道人,那道人只一眼便道了句:“当真不易。”

也不晓得是对谁说的。

 

安平生自此以后便跟着安若素修行。安平生天资随他师父,演算天命无有不准,太虚剑意也很快小有建树,和他师父那样淡泊温柔的人相处久了,也渐渐少了阴森,但仍是不大爱笑。

安若素这个师父也是尽责,但似是因伤落下了病根,体虚多病,常要徒弟照料。

师徒二人,真真是相依为命,日子也算安泰。

 

安平生十岁时收了封信,他不认为还会有人写信给自己,可信帖却清楚的落着自己的名字,拆了信扫一眼落款,叶敬。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内容写的什么便被师父一把夺了扔进炭盆。此后,叶敬所有的信安平生只是收好,并不再提起。

每个人,都有碰不得的伤和舍不得的情。

 

安平生十三那一年,纯阳来了一位藏剑的弟子,说是从浩气退下来的武林天骄,地位很是显赫。那藏剑一来便在师父的屋外立了小半天,惹得紫虚子怒气冲冲的要将这败坏纯阳清誉的二人逐出山门。

屋外杵着藏剑,藏剑的身后是执剑怒目的紫虚子一众人等。

安平生执剑立在门口,身后是紧闭的门。

 

安平生对着那藏剑,只一句:“前路无望。”

那藏剑一愣,笑意颇苦,却落拓不羁:“叶敬自知小道长你看得透命格,却仍旧还是想拼上一拼。纵是前路无望,只要在路尽之前能同他携手走上一程,虽死无憾。”

“你是他的障,莫碍了他的道。”安平生踏前一步,剑锋指向了叶敬的胸膛。

叶敬垂了眸,却只是片刻:“叶敬不敢,但叶敬知道,无论求仙问道还是身处红尘,若违本心,终不得安宁。叶敬顺遂自己的心意,唯求能与若素执手余生。”

字字坦荡,句句无悔。

“你当真是冥顽不明啊……”安若素推了门,皱眉苦笑道。

叶敬见了安若素,笑意一瞬间就染过了眼角眉梢。

安平生皱了眉,微微摇头。

安若素长叹一声:“叶敬,只要你现在下山,你便能长命百岁。某所求,也不过如此。”

一个求所爱之人长命百岁,一个求与所爱之人执手偕老。

安若素笑道:“某不怕死,却不想你死。你可明白?”

叶敬疾步上前一把将安若素揽进怀中:“明白的。我明白的。可我想拿那长命百岁同你换一个生同衾,死同穴。只要这样,我这一世便都值得了。”

当天晚上,小屋里,有了一场简单的婚礼。那二人拜了天地,饮了合卺酒便算作礼成了。安平生是唯一的观礼人。

那天夜里,安平生一个人在雪地里静立了一整夜,他再一次认识到,他赢不了命数。

叶敬和安若素只要在一起,便不得善终。

 

安若素被逐出了纯阳,三人也不做打算,随性而行,看过巴陵的桃花,巴蜀的竹林,最后不知不觉竟也看遍了大半个盛世繁华。

 

卜卦者从不算自己的命格,在多年之后,安平生回忆自己不算太长的人生,才发现这三年何其珍贵。

最后,在玉门,因那陈年的恩怨,安若素为叶敬挡了那一记追命,命殒当场。叶敬将重伤的安平生藏在一处土窖里便离开了。之后,叶敬把那天围剿的人杀的干干净净,力竭伤重而死。

两个人的尸首分隔两地掩埋于漫漫黄沙中。三年的生同衾,代价是最后的不得善终和死不同穴。


这就是命。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