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剑道】司命 章二

如此勤劳的我一定有哪里不对_(:з」∠)_

上一章都说太沉重了_(:з」∠)_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有意的】(活该被打死)

二少爷这一章登场了。撒糖的任务就交给二少了……但估计还要等一下才有糖而且我的糖不就是肉了吗

请不要打脸,看在我把膝盖都给了你们的份上。



章二


何为“易”?

演算天命者的占卜之名,日月变化,阴消阳长、阳长阴消,亦或万物常变苍生不定。

那何为“命”?何为“运”?

这是六岁之后,安平生一直一直所思而不得解的问题。

 

六岁那一年他毁了村子,白了头发,又遇见了恩师。

他的师父牵着绝望的他慢慢的走上了华山。师父的手大大的,并不算温暖,牵着尚幼的他,走得很慢很慢。那一路的寂静无声让他从静默无语,到放声痛哭,到最后连泪水似乎都被冻结在心里,再流不出一星半点。

他的师父蹲在他的面前,梳理他那一头被山风吹乱的白发。师父笑的很温柔,却掩不住悲苦:“为师不知道,这天赋对于你,到底算不算祸事。但你活着,并不是任何人的过错。勿要憎恶天命,勿要自怜自弃,为师希望你安于平生,一生平安。”

从此以后他是安平生,静虚弟子,授业恩师安若素。

 

安平生算出了师父的劫数。他的师父只是笑着摇头说:“那或许,并不是劫数,而是命数啊。”

安平生知道师父自己有所选择,藏起叶敬的信只是因为师父眼里的舍不得。

可他还是不想师父死。

 

然而叶敬还是来了,舍弃了浩气盟的地位,舍弃了山庄的优渥,甚至因为他父亲说的:“你若是再见安若素,便不再是我叶礼的儿子,你往后就是死了也不得葬入祖坟!”连自己的家族也一并舍弃了。他说他只要能和安若素在一起,即便只有几年,也虽死无憾。

他的师父便为了叶敬舍弃了纯阳,舍弃了仙途,和叶敬一起纵马江湖,坦然赴死。

 

在前往玉门关的最后一个晚上,是安平生十六岁的生日,三人在客栈屋顶饮酒赏月。

他师父说本该是等到他及冠好好为他取字,但怕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那个夜晚,安若素为他取字永宁,希望上苍护佑自己的徒儿永世安宁。

第二天,安若素就死了。再不久,叶敬也死了。

不管是谁,到底都没能赢了命数。

 

那个月,安平生游荡于龙门,剿了一窝马贼夺回了叶敬的轻剑又奔波至成都,在鬼市大闹了一通抢回了师父的黛雪。

在他带着那两把剑去往扬州的时候,不曾想这也是命数。

他一辈子都逃不开的劫与命。

 

安平生衣衫褴褛,风尘仆仆地跪在叶礼府前。时值年关,宾客熙攘,看着这样的半大的少年形容狼狈却跪在名门之家,一时间议论纷纷。叶礼终是忍无可忍,亲自上前骂道:“小儿放肆!适才通禀既然事关叶敬……”

“叶前辈,他死了。”安平生仰着头,一字一顿,“他们都死了,连尸首也不曾找到,前辈就连安息之地也不肯施与吗!”

“黄口小儿!简直放肆!”叶礼瞬时夺了护卫的剑照着安平生当头劈下。安平生不躲不闪,只逼视叶礼。


锵——兵刃相交之声震得满座寂然。


“前辈,晚生正阳门下叶牧之,奉家师之名特来拜会。”执剑之人字字铿锵。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