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司命】章七

麻麻呀,堂前大大更新了,然后……我也滚来更了……

我发现我用不来lofter了……网页的登录界面呢?!!为啥没有!逼得我用手机发啊啊啊啊!

别问我为啥之前不更,拖症晚期,无救……打死我吧……等等,留口气等我更完!


章七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话耳熟能详,但也只有身临此地才能体会其间的味道。安平生坐在茶肆悠哉的抿了口茶。

不知不觉,安平生已在此逗留有一月有余了,而每隔几日,总有人来这与他会面。

一位英俊的锦衣少年郎打马而过,姑娘们耳语着悄声议论,胆儿大些的扔下了香罗手帕,盼着能一结良缘,而华服少年只是把马拴在了一边,径直进了茶肆,坐在了兀自笑着淡笑的安平生身旁。

“平生你笑什么?”叶牧之灌了一口茶。

“笑叶少侠你不解风情罢了。”安平生似是颇无奈的摇了摇头。

“喔?怎说?”叶牧之故作不解的歪了歪头。

“方才见着不少姑娘偷着扔了罗帕,叶少侠目不斜视直直的踏了过去,不知碎了多少姑娘的芳心。”

“平生这就不明白了,既然无意,又何必招惹呢,是也不是?”叶牧之咧嘴一笑,笑得闲散浮浪,却又偏叫人讨厌不起来。

安平生听了这话,不知怎地敛了脸上的一点笑意:“若是天下男子皆如叶少侠这般,倒是极好。”

“……穆姑娘她,还是那样吗?”叶牧之垂了眸。


安平生自藏剑到扬州前夜,因与叶牧之饮酒比剑两人到后来困极了索性挤在一张床上睡了,这一觉就睡到了日上三竿,匆匆的赶在入夜前入了扬州,可两人发现所有的酒楼客栈早就是人满为患了。

两人看着街角的丐帮弟子,默默地对视一眼——


要不请丐帮兄弟帮下忙?

不要,太脏。

小心他打你。

你打不过?

为什么是我打?

我打就我打。

别别别……平生你肯定能赢……


“二位可是要找个住处?”一蒙面女子蓦地出声打断了两人的无声交流。

叶牧之赶紧一个行礼,“劳姑娘问,我与友人正为这事犯愁,看姑娘像是本地的人,不知可能帮帮忙。”

那姑娘抱臂一笑,眼波流转,身姿轻摆,纵然看不见脸,仍能看出这女人身上的风尘之气:“小女子倒是可以引路,不过,黄衣的公子的去处倒是好找,而,这位道长,不知守不守那观里的规矩。”

安平生还未开口,叶牧之莞尔一笑:“在下这位朋友出身纯阳,贵为国教门徒,这规矩自是不能破的,但在下看来又不好拂了姑娘美意,姑娘不若直接指个去处,也就不累姑娘还要为我等领路了。”

那女子莞尔一笑,那风尘女子的做派不知为何就一下子收敛了,她微微一福身,姿态可说端庄清雅:“竟是纯阳的道长远到此地,小女子失礼了,道长既然要守那规矩,必是要清净的所在,沿着这路径直往前,到街角有一……有一万花弟子的药房,二位可去借宿。”

叶牧之抱拳行礼:“多谢姑娘了。”

女子笑笑,转身欲行,却被安平生叫住了:“敢问姑娘贵姓。”

“小女子不过风尘女子,哪能用名姓平白污了道长耳朵?”

“……姑娘,贫道略通术数,可否让贫道算上一卦?”

那女子听了这话,轻笑出声:“谢道长美意了,小女子本想算这一卦,可若是结果不如所想,那有又何必早早让自己心伤心碎呢?”

“既然如此,贫道告辞了。”安平生也略一抱拳,便与叶牧之并肩离去。


“若是道长愿意……请务必帮芜慈看看柳先生过得可好……”


安平生不曾回头,声音清冷:“既然忍得这般辛苦,为什么不亲眼去看看呢,看看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这一句话,让那单薄的女子潸然泪下。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