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Legend of Life(圣杯paro)(1)

活了很久很久

久到历史已无法追溯

是我漫长生命里的沧海一粟

却是我一生一世的爱情

 


Chapter.1 门扉开启


泽村荣纯自小就生活在长野县,有着朋友一堆青梅一个,一群人的交情可以一竿子打到穿开裆裤的年纪。泽村这样一个脑子简单,待人热忱的再普通不过的少年,与这一群人相伴着慢慢长大,一直都是众人中心的泽村不管做什么身边总有朋友的陪伴,所以他很少会觉得寂寞,与朋友们无话不谈的日常让他十六年的人生里几乎是没有秘密的。

但也只是几乎。

泽村有一个秘密,一个外人都不会相信的秘密。

泽村荣纯,是一个魔法师。

爷爷曾经糊着巴掌教育他,泽村这个姓氏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是魔法史中的荣耀了,他们伟大的先祖似乎有着种种的壮举,什么拯救人类啦繁荣国家啦,不过这些泽村荣纯并不感兴趣。现在泽村一族早已没落,血脉中的魔力似乎都随着时间的迁移慢慢变得稀薄,他的父亲就完全不会使用魔法,而他到现在也只能感应到魔力,连一个完整的魔法都使不出来。

不过泽村并不气馁,前些日子里爷爷把他带去了家族的秘密。这个外表看上去不过供奉在神社的一个小小神龛,却是地下室的入口。这个地下室设有特别的禁制,只有泽村一族的魔法师才可以进入。当泽村荣纯踏入这个地下室时,第一次感受到了魔法师的强大——在踏入这个地下室的一瞬间,四个角落的萤石立刻散发出了能照亮整个房间的光芒,而这个地下室看上去不过六十平方米,却伫立着几十扇门,每打开一扇门能看到各式各样的房间,不管是塞满了羊皮卷的图书馆,摆满了瓶瓶罐罐的炼金房都大得超出了想象,不止如此,每一个房间里还有着好几扇门。

“这到底有多大啊?”泽村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爷爷。

老爷子一脸得意:“这是由我们的先祖建造的宫殿!和魔法有关的东西这里绝对一应俱全,只要你想,你可以在这里学到远古最强的魔法,成为像先祖一样了不起的魔法师!”

“啊哈哈哈哈!这么了不起的任务就交给我泽村荣纯大人吧!”荣纯插着腰,笑得豪气干云。爷爷的巴掌及时的糊了过来:“你这臭小子还差了一万年啊!!”

在泽村荣纯捂着脸蹲在一旁哭唧唧的时候,爷爷从怀里珍而重之的拿出了一把小钥匙夺走了泽村所有的视线。

这是一把漆黑的钥匙,造型简单也看不出材质,在地下室的光芒里依旧看不出一丝光泽,就像是最纯粹的黑暗,把所有的光芒的都吞噬得一干二净,万劫不复。

“荣纯你听着,这是我们先祖留下的一个试炼。”

爷爷从未有过的严肃模样让泽村一愣。

“我们的先祖留下遗言,这把钥匙能打开一个地方,只要能打开,那那个人就是泽村一族的家主,但是几千年来,从未有任何一个人能使用这把钥匙,而这把钥匙能开启什么也没有一个人知道。我已经老了,魔力也在衰退,是不可能完成这个使命了。今天,我把这把钥匙交给你,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你能打开这个奇迹。”

为我们泽村一族带来奇迹。

这是荣纯从爷爷的眼睛里看出的光芒。小小的少年虽然还不明白这个奇迹究竟意味着什么,但也模模糊糊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的分量。他恭谨的跪下,向着满脸风霜的老者郑重的叩首:“我泽村荣纯,定不辱命!”

少年仰起头,金棕色眼睛熠熠生辉,满带着少年人的热忱和希望,这双眼睛还很稚嫩,很年轻,有着少年人特有的天真和不谙世事,但同样是这双眼睛也有着泽村荣德熟悉的坚韧与正直。

爷爷笑着叹了口气:“你啊,还早了一万年。”

我已经没有能力再为你领路了,荣纯。今后的路,只能你自己去走了。

老人把这把钥匙交给了少年。

然而在泽村荣纯握住钥匙的一瞬间,如坠冰窟的刺骨寒冷伴随着仿佛被烈火炙烤的疼痛席卷了少年全身。撕裂般的痛苦啃食着四肢百骸,视线中的景象剧烈地晃动着又如潮水般退去,然后黑暗笼罩。


缓慢的,仿佛是一个世纪的等待过后,疼痛慢慢消失了。泽村荣纯发现自己跪坐床边,床上有一个白发苍苍老者,痛苦地喘息着,而极致绚烂的阳光透过床边的落地窗铺满了整个房间,照在老人的脸上。荣纯注意到床边站着两位同样年迈的人,不过一个穿着银色的铠甲另一个穿着蓝白相间的袍子,似乎还拄着法杖。

房间的静默就这样一直蔓延着,直到外面能听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和刻意压低却依旧纷杂的争辩声。床上的老人挣扎着说道:“谢谢你们送我,你们走吧。”话音刚落,窗边的两人便一起消失了,同时一群人涌入了房间围在了老者的床边。荣纯惊悚的发现那些人径自穿过了他的身体,全然没有察觉这里有个诡异的入侵者。

一个领头的中年人率先开了口:“我尊敬的老师,我敬爱的父亲啊,为了我们所有人,为了我们泽村家,为了我们的国家,恳求你,告诉我们吧。”

这一句话的信息量砸得荣纯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泽村家?是我家吗?这个老爷爷究竟是谁?他是要宣布什么?

剩下的人都急切的追问道:“请告诉我们吧,泽村家的下一任继承人究竟是谁?”

然而老人却对于这一切都置若罔闻,他转过头,浑浊的眼睛竟好像在直直注视着泽村荣纯,开口的声音嘶哑又悲切:“我……找了一辈子……终于找到了开启的方法了,可我却没能……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回应我?明明他发过誓……他以他的名字发过誓……不管在哪里他一定会回应我的呼唤……只要他回应我就一定能找到……可他……还是没有……”话到了这里,老人急促地喘息了起来,那像是破风箱的声音拉扯着微小的生命火焰闪烁着跳跃,所有人都知道,老人的时间快要到了,而围在他身边的人们更加迫切的渴望着答案。

老人突然爆发出了一声野兽般咆哮,他把手伸向了天空,紧紧地攥着一把漆黑的钥匙,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嘶吼道:“任何人……只要能打开……泽村家的一切……都……都归他所有!”

阳光在一瞬间消失无踪,狂乱的风猛地吹开了窗户,拼命伸出的那只手颓然落下。


眼前的景象就在这一刻碎裂,泽村荣纯察觉自己似乎顷刻间就被黑色的海洋包裹,他什么都看不见,也几乎无法呼吸,黑暗里绝望的声音缠住了他的心脏。

【我没能打开。】

“打开什么?”荣纯茫然地想着。

【他为什么不回应我?】

“他是谁?”

【还是说,即便到了最后,我的声音依旧没有传递到他身边?】

“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那么难过?”

【呼唤他。你做得到。】

“谁?”

【呼唤他!】

“到底是谁?”

【你知道那个名字!呼唤他!】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是一直都乞求着再见他一面吗!那就呼唤他!】

黑暗中好像有看不见的手狠狠的扼住荣纯的手脚,四面八方涌来的黑色的浪潮挤压着肺里仅剩的空气,挤压着骨骼,内脏,简直是要生生压碎他的全身。那样冰冷的绝望黏腻的攀附上来吞噬身上的温度,让心脏都要冰冷得无法再跳动起来。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吧。泽村荣纯缓缓地闭上眼睛。

【呼唤他,把他带回来吧。】

那个声音几近哭泣般的说到。

泽村荣纯在这绝望的漆黑里,闭着眼,缓慢的轻声呼唤道。

“我很想见你,Miyuki Kazuya。”

 

挤压感荡然无存,泽村荣纯无措的跌坐在地下室的中央,震愣的看着眼前凭空出现的男人。男人戴着兜帽,俯视着慌乱的少年。荣纯看不清他的脸,却对着那双鎏金色的眼睛里流转不息的灿金色的光芒忘了言语。

泽村荣纯无意识的握紧了漆黑的钥匙——门扉已经打开了。


评论(2)

热度(52)

  1. 夕音左手抱着榮純右手抱着滑稽抱枕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转载了此文字
    好像挺好看•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