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Legend of Life(圣杯paro)(2)

谢谢所有看文的小伙伴!谢谢所有给我红爱心和小蓝手的小伙伴!感恩笔芯!话唠体质求不嫌弃_(:з」∠)_

前文点 (1)

Chapter.2 这家伙是个笨蛋/混蛋吧!

男人摘下了兜帽,有些茫然的看着跌坐的荣纯。荣纯也愣愣的看着这个男人。

男人看样貌只有二十五六的样子,眉峰英挺,面容俊逸,有一双金色的眼睛,带着金边的圆片眼镜,深棕的头发梳着及腰的马尾,嘴角微翘,一副山崩于前也自信满满的模样。

在两人开口之前,泽村荣德严严实实把自己孙子挡道了身后:“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男人歪了歪头,声音带着笑:“明明是你们强制把我召唤到这里,却没有自觉吗?”尾音上翘,怡然自得的口气:“或者说,你们使用了错误的召唤式,阴差阳错召唤了我?”男人脸上挂着颇有余裕的笑容,说出的话却一点都不讨喜了:“半吊子的魔法师,召唤我要付的代价可是很昂贵的哟~”

泽村荣纯炸毛的跳了起来,瞪着猫眼,龇牙吼道:“你说谁半吊子!”

“啊哈哈哈,连魔术回路*都没有完全打开的你,可真敢说大话。”男人似乎觉得很有趣的样子,笑得眼睛都眯缝起来了。

“姆姆姆姆姆!臭四眼!你信不信我把钥匙撅了送你回老家啊!”

“哈哈哈,还是知道破坏媒介可以逆转召唤式嘛——”男人恶意的拖长了尾音,在看到少年一副“这有什么难的!”的得意表情之后,和善的补充道:“可惜这种方式只在召唤过程中有用呢,召唤式完成就失效了呢。不过不要气馁哟,总有办法嘛,半吊子的魔法师~”

坦率热忱,待人友善的泽村荣纯小少年,此刻,杀人的心都有了。

“不过你刚刚说的钥匙,就是这个?”泽村先才还紧紧攥着的钥匙不知何时已经落在了男人手里。

“还给我!”然而话音刚落,本欲上前抢回钥匙的爷孙两人发现自己竟丝毫不能动弹,无形中的一股力量,生生禁锢住了两人。

“你这家伙!”荣纯大声几近咆哮的吼道。男人只是轻描淡写的回应了一句“安静点啦~”荣纯发现自己就无法出声了!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

神经快要绷断的时候,男人看着两人,露出了一个夹杂了些许苦恼的笑容:“你们是泽村荣纯的后人?”

泽村荣纯少年瞬间傻眼——哈?

不过泽村荣德却一脸骄傲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哼,既然听说过我们先祖的大名,那就应该知道我们泽村家的厉害!”

男人却坏笑着拆台:“厉害的泽村家,现在动弹不得的可不是我哟~”在爷孙俩涨红了脸反驳之前,男人笑着甩出了重磅炸弹:“不过,既然是我徒弟的后代,就不太欺负你们了。”

泽村荣纯&泽村荣德——啥???

男人刚说完就撤去了禁制,不过,俩人都一副深受震惊的模样,只知道傻站着。

男人也不急,很是受用的看着两张震惊至极的脸,泽村荣纯率先有所反应了:“你你你你你凭什么这么说啊!?”

“咦,你们居然不知道我呀,我应该还是挺有名的呀?”男人似乎很烦恼,但是语气却满是调笑。

“话说回来你谁啊你!”少年瞪着猫眼。

“哎呀呀,明明召唤的时候那么深情的呼唤我,一转眼就不认了吗,我好~受伤啊。”男人夸张的捂住了心口。

泽村荣纯一愣,指着男人的鼻子大吼出声:“啊!Miyuki Kazuya!”

“什么?你是御幸一也?”爷爷吼得比荣纯还大声:“你真的是御幸一也?”

“爷爷,这家伙真的很出名吗?”荣纯眨巴眼。

“当然啊藏书室里的魔法书有四分之三的署名都是御幸一也不少魔法书都曾记录过御幸一也的大名啊!”老爷子激动的一口气说完不带停,不过这庞大的信息量砸得荣纯晕乎乎。

荣纯转过头看向御幸,内心刷过弹幕——人设这么混蛋的家伙是师祖?我不信!

“啊哈哈,别的先不提,这个小家伙?”“什么小家伙!我叫泽村荣纯!”“好好好,泽村,你真的没发现你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左手。”

“我的左手有……咦?这是什么?”泽村抬起手发现上面赫然有着三道艳红的符文。

“咒令。这可是圣杯战争参与者的标志。恭喜哟,被圣杯选中的半吊子的魔法师,哦不,应该说,欢迎参加魔法师的乱斗,master!”御幸一也张扬的声音回荡在了地下室。

“等等!距离第九次圣杯战争还有四年!为什么你会说荣纯被圣杯所选中?!而你如果真是圣杯英灵那又为什么会通过我们先祖传下来的东西召唤出来?”爷爷质问道。

“嗯……这解释起来真够复杂,简单说来,我当初游览世界时曾经折下了一段世界树的枝条,主干我拿去做了法杖,剩下的送给了你们的先祖。世界树的枝丫不光有着这个世界的力量,同时也是连接各个世界的媒介我想你应该有所耳闻吧。我活着时由于圣杯的争夺,被卷入了空间的裂缝里。这把钥匙是由世界树的枝丫所做,还施加了关于我的召唤术士,我猜你们先祖是想借世界树的力量救我离开空间裂缝,不过他不知道我早就死在裂缝里了。你的小孙子有着不错的魔力,只是不会使用,阴差阳错的驱动了术士把我以英灵的形式召唤出来了。你要知道,我是圣杯所认可的英灵。现在看来这个强制召唤获得了圣杯的承认,所以认可了你孙子参与争夺吧。”

“凭荣纯现在的力量?参与圣杯战争会害死他的!?”

“你放心,我感应了一下,圣杯除了刚才并没有再赐予咒令。我推测,虽然关于英灵的召唤时间受到了影响,但应该只是把提前一年改为了提前四年而已,圣杯战争正式开始的时间并不会变化。这也就意味着,泽村还有四年的准备时间,不是吗~”

“不,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同意!使役权不是可以转让吗!既然这样转让到我身上!我不允许我的孙子以身范险的!”

“……我倒是没问题,不过你的魔力正在衰弱,你能确保四年后仍旧能够应战吗?”

少年焦躁的打断了谈话:“等等!这不该是我决定的事情吗!”

御幸和泽村荣德齐齐看向了荣纯。

少年大声而坚定的继续道:“我现在,虽然不想承认,但或许确实不成气候!但是如果这是个机会的话,那我不正好用这四年去成为一个真正的魔法师!然后赢得这个战争!这样的话,爷爷,泽村家的奇迹不就会降临了吗!而且你也不用担心,这家伙,”他指向了御幸,“如果真的像是传说中的那么厉害,那就由他来教授我魔法!如果我没变强那就全是他的错!对吧御幸一也!”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As you wish, master.”

“爷爷放心吧,现在开始,由我来给泽村家带来奇迹!”

泽村荣德看着仿佛一夕间长大的少年,眼睛酸涩,却又掉不下泪,他隐隐的担忧着,是否让自己的孙子走上了伤痛的开始。

但是十六岁的少年,只是笔直地注视着前方,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坚定的迈出了第一步。 

“好了!那么接下来!”泽村插着腰,一副干劲满满的模样,“你们刚刚说了那么多我一句都没听懂,谁来解释下?还有,圣杯战争是什么,麻烦也请一并解释!非常感谢!”

御幸一也愣了一秒,顿时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泽村你啊,其实是个笨蛋吧!”

“你才是笨蛋啊!混蛋四眼!”少年不甘示弱的反驳。

“哈哈哈,你真是太好玩了,哈哈哈!肚子好痛啊哈哈哈哈!”

在泽村要跳起来打人之前,御幸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然后一把环住泽村的肩膀,金色的眼睛直直的望进少年干净眸子:“那么接下来,你就相信着我,努力前进吧,泽村荣纯。”

回应他的是少年自信坚定的声音:“交给我吧!”

 

*魔术回路:把魔力比作内功,魔术回路就相当于是奇经八脉,荣纯现在空有一身内力,然而任督二脉并没有打通,所以毫无卵用。

*想写一个放飞的美雪酱,还有可爱的大家,任何o o c都是我的_(:з)∠)_

*设定太多了好怕圆不回去了,嫌弃自己_(:з)∠)_

*啊,我为什么这么话唠_(:з)∠)_

*啊,我要这手何用_(:з)∠)_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