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Legend of Life(圣杯paro)(3)

这次是一场爆肝之旅_(:з」∠)_
想剁手,太话唠了_(:з」∠)_
谢谢所有看文的小伙伴们!给你们比心!
为啥现在发文那么麻烦啊……

前文点: (1)  (2)


Chapter.3 三问

“所以,七个魔法师为御主(master)而七个英灵成为他们的从者(servant),以争夺万能许愿器的圣杯为目标的战争就是圣杯战争啦!啊哈哈哈哈!”泽村荣蠢在御幸一也接近一个小时的“圣杯战争基础知识大讲座”后做了一个精彩的汇总,来,掌声鼓励!

御幸一也双目放空,并对未来抱有了深深的担忧——这家伙,真的是个笨蛋啊……

“不过你刚刚讲到Servant有7个正式职阶,Saber,Lancer,Archer,Rider,Caster,Assassin,Berserker,御幸一也你肯定是Caster!这样说来真打起来我不是很吃亏吗!”

“噢~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按你的说法,最强的职阶是三骑士Saber,Lancer,Archer吧,你就算是最强的Caster也赢不了最强的Saber不是吗?”

“哎呀,居然夸我是最强的Caster啊,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御幸挠了挠后脑勺,笑嘻嘻的推辞道。

“你哪里不好意思了啊!”吼完之后又过了十秒钟:“等等重点是这个吗!”

“好啦好啦,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你只需要知道,就算正面交锋,能与我一战的三骑士屈指可数,而妄图战胜我,那就要抱着必死的觉悟。而且,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战斗,”御幸笑着,金色的眼睛直直的映在荣纯的眸子里,“你也会与我一同奋战的,不是吗,拍档!”

泽村荣纯惊讶的看着这个笑嘻嘻的男人——虽然这家伙性格很恶劣,一脸的不正经,但是这一刻,他是真心实意的信任着自己的!

“那么,首先!先让我好好看看你的潜质吧。”御幸一也打了个响指,一瞬间二人便从地下室消失了。等到泽村荣纯恍恍惚惚的睁开眼时,顿时愕然。

四周是苍茫的绿色,遮天蔽日的树丛掩映着阳光,投下了细碎的光斑。丛林的中央残存的是宫殿的废墟,石壁倾颓,斑驳的玫瑰窗上藤蔓蜿蜒盘踞。

“知道这是什么吗?”御幸含着笑问道。

“这是……固有结界?”泽村惊呼出声。

“哦呀!太好了,不用科普了!”御幸煞有介事的长舒了一口气。

“这……怎么可能!?爷爷说过,这个是精灵和恶魔才能使用的魔法!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喂喂喂,我好歹是魔法界的大前辈哟→_→”

看着泽村扁着嘴,一副不想道歉的样子,御幸耸了耸肩:“你应该知道,固有结界是把自己心里的景象具象化的大魔法,这里相当于是个独立的小世界,与外面的世界平行,在这里就不用担心放个魔法就把自家炸平。我也是这么教你先祖魔法的。”

“哦哦!先祖也在这里练习过吗?”

“毕竟那位泽村虽然魔力很充沛,但是,控制力真是……”讲到这里,御幸露出了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这一点你倒是和他挺像的。”

“那!那我的先祖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些小心翼翼的口吻,但是眼睛里却满是期待。

“哦~怎么?这么好奇啊~”这是笑眯了眼的御幸。

“!并没有很好奇!……就一点!一点点!”

这一撩就炸毛的脾气真是好玩。By:恶劣四眼的内心OS。

“嘛嘛,一言以蔽之,你俩很像,包括笨蛋的层面也超~级像!”

“你说什么!谁是笨蛋啊!”

啊,猫眼出来了啊。好玩~ By:内心雀跃的恶劣四眼的内心OS。

“好了好了,跟上来吧,我带你去听听‘神’的旨意。”

荣纯跟着御幸的脚步踏过长长的走廊,走廊上已经布满了青苔,偶尔能听见水滴的滴答声在空旷处回响。走廊的尽头是一座圆形大厅,大厅的周围有着宝石嵌成的壁画,在褪色的青灰色石壁上,依然夺目生辉——

黑红的恶魔在咆哮着,漆黑的霹雳阵阵落下,红色的火焰灼烧大地,死亡的气息弥漫不去。而恶魔的对面,领头的剑士挥舞着手中银色的宝剑,银蓝色的光芒环绕着他的全身,枪兵跟随在骑士身后,猩红的长枪直指着恶魔,穿着金色铠甲的弓箭手,手中是一把金银交织的长弓,漆黑的箭失仿佛燃烧的黑色火焰指向了天空,他的头顶,有一轮漆黑的太阳,宛如黑洞却又莫名让人感到了灼烧的热度,穿着白袍的男人与弓箭手并肩而立,他指着前方的黑暗,萤蓝的长剑环绕着四周,而他们的身后,黑蓝色的巨龙展开了翅膀盘旋于空中,一身重甲的骑士高举着长剑,深蓝的剑身散发着银色的光芒,白色的闪电落在了巨龙的双翼上,龙骑士的下面,漆黑的武者拿着匕首守卫在一个青年身旁。青年侧身而立,白色的袍子似乎在风中猎猎舞动,他高举着双手,迎接从天而降的,金色的光芒。而在他们这些人身后,还有千军万马,嘶吼奔腾。

空气里似乎弥漫着战火硝烟,刀戟金戈的声音也似乎回荡在大厅,不绝于耳。荣纯看着壁画上,侧身而立的青年那只金色的眼睛——这一切,都映照着御幸的内心,这或许就是御幸一也走过的历史。

“你在发什么呆啊,傻村?”御幸一也站在大厅的中央喊道。

泽村回过神,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

随着御幸走出大厅,入眼的是大理石铺就的白色广场,广场的尽头是一座巨大砖石修葺而成的圆形祭坛,石砖上刻有古老的符文,在风中似乎在呢喃碎语。荣纯跟在御幸身后,踏上了祭坛的阶梯。御幸一也带着笑,仰头直视着祭坛的顶端,缓步而上。荣纯注视着御幸的背影,似乎能想象出,千百年前,御幸穿着繁复的长袍,拿着法杖,不疾不徐的在子民的簇拥下走上了祭坛,他昂着头,轻轻的笑着,一如现在的样子,而他的子民在祭坛下虔诚的俯下身,等待着他们最伟大的魔法师,履行他的职责传递神的旨意。想到这里荣纯忍不住回过身看向了广场,好像那里仍然还有追随而来的子民一样。然而,千百年后的现在,这里,只剩御幸一也,所有的,荣光和辉煌,都沉淀进了历史,模糊不见。

整整一千步,便踏上了祭坛的顶端,一张长长的大理石制的石桌,石桌的两侧是两座洁白的雕像。左侧是身穿甲胄,一手持着长矛,一手拿着橄榄枝的英挺少女,右侧的少女穿着长袍,一手拿着天枰一手拿着匕首,眉目端庄。御幸一也站在石桌后面,笑着看向荣纯,这一刻这个祭坛本身就仿佛什么庄严而不可侵犯的圣域,魔力以御幸为中心涌向四周,潮水一样漫过荣纯全身,冰冷而凛冽,夹杂着风雪的味道却又炽烈的像火,燎原之势将一切吞噬。

强大,冷漠,却又炙热。

这就是御幸一也。

“你要做什么?”泽村抵挡着魔力的威压,咬牙出声。

“我要看看你的内心。”御幸笑着指了指石桌上不知何时出现的金色天枰:“这是真理之枰,可以裁定出世间一切的真相与公正。我会用它来裁定你的答案。”

“真理之枰?不是传说吗?我叫御幸一也!”话音刚落原本平衡的天枰倾向了左侧。“所以‘女神金色的天枰会带来公正与真相’这个传说是真的啊!”

“是是是,如果是真的就会平衡,如果是假的就会倾向左侧。”御幸憋着笑耸了耸肩,“那么第一个问题,你的先祖当初说过,他之所以想要成为魔法师,是因为对于魔法的热爱,而他和我学习时,认为他是为了成为最强才会成为魔法师。但是最后,他发现自己是为了守护而要成为魔法师。那么你呢,泽村荣纯,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要成为一个真正的魔法师?”

“为了给我泽村一族带来奇迹!”荣纯的回答毫不迟疑。

然而天枰的左侧竟然发生了倾斜。

“错了。”御幸笑着反驳。

“为了超越你成为最强的魔法师!”

御幸笑得一手捂住了肚子,一手指着仍旧歪向左侧的天枰说到:“这追求不错,但是可惜,还是错了。”

“可是!我没有撒谎啊!”荣纯不可置信的反驳到。

“泽村,我想这些都不是谎言,但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你成为魔法师的原因啊。换言之,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要拥有了魔力呢?”

“……为了什么?”

御幸笑着开口,“是为了净化。”

天枰在荣纯愕然的目光中恢复了平衡。

“为什么是为了净化?是要净化什么?你又怎么知道的?!”

“问题可真多啊~这么说吧,很多人不知道魔力自身除了属性,它本身是有某种倾向性的,比如你的先祖,他的属性是光属性,强项是圣光性的魔法,倾向是守护,所以防护还有赐福的魔法学得很好。”

“还有这回事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都说啦,我是魔法界的大前辈哟!不过这种倾向需要追溯到魔法的本源了,我也没法和你解释,这种倾向除了请示‘神’,没有人能看出来,我也一样。而你刚刚问的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咯~”

看了一眼不甘心的少年,御幸笑着问道:“第二个问题。你,真的想要参与圣杯战争吗?”

“你是在怀疑我的决心吗!”瞪眼。

“那你有杀死我的决心吗?”

“什么?”

“圣杯战争,实质是向圣杯献予生祭。不要忘了,最终你必须杀死另外的六个Servant才能胜利,和我一样的,像人类的一样的Servant。而且向圣杯许愿的权力只有一个,而我,会不顾一切的抢夺这个权力。哪怕你拥有咒令我也会与你一战。所以,泽村荣纯,你真的,下定了决心吗?”那金色的眼睛里,有火焰在燃烧。

那双金色的眼睛让荣纯想起了大厅里的壁画,那刀戟交戈的声音似乎仍回荡在耳畔。

“……我无法下手杀任何人,即便是早已死去的英灵我也做不到。但是……”他抬起头,直视着那耀目的金色,“但是!我会一直和你一起战斗的!或许你会觉得我太没用……但是,我会拼尽全力,一点一点到强到足够站到你的身边!我……”

“够了,泽村。”御幸打断了他未完的话,“这样就足够了,拍档……所以你的答案。”

“我泽村荣纯,会参加这场战争,一步也不会退缩。”

天枰稳稳的,没有丝毫的倾斜。

“最后一个问题。你,愿意放弃你的许愿权吗?”

这个问题得到了荣纯少年爽朗的回复:“如果最后能获得胜利,许愿权是你的,我以我的名字发誓。”

天枰没有丝毫的倾斜。

御幸一也顿时呆在了原地,这个在他看来最为关键的问题,少年回复的如此理所当然。

“喂喂喂,你认真的吗?那可是万能的许愿器,不论是什么愿望,像是振兴泽村家,超越我成为最强,都是唾手可得啊,你真的就不想要吗?”

“有什么关系啊?如果对你来说这个很重要,那当然就交给你啦。而且,你刚刚说的那些啊,如果不是我自己亲自一点一点去实现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那些都是必须由我亲自去实现的愿望!才不是靠圣杯什么的!”

御幸一也一脸被噎住的表情:“你就不担心我拿圣杯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这回愣住的换成了荣纯:“呃……你……会去伤天害理吗?”

这家伙……完全没有考虑这种可能性吗?御幸一也僵在了原地“啊哈哈……原来你这么相信我啊……”

“你这家伙,别以为我没有注意到!你嘴巴又坏,看着轻佻又不靠谱!问你什么老是避重就轻,几乎就没有正面回答过我啊!”少年瞪着御幸一也,虽然气鼓鼓的样子,但是眼睛却是真挚又清亮,“但是我相信你啊!而且,你先说了你会为了许愿权和我一战,又问我愿不愿意放弃许愿权,你并不想和我战斗!那么,我也愿意相信你啊!我愿意去相信不想伤害我的人!”

少年眯缝着眼,咧着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发誓吧,御幸一也!”荣纯笑着握住了御幸的手“我,泽村荣纯,起誓:我会和御幸一也夺取圣杯并将许愿权交给御幸一也!”御幸在催促的目光中,回握住了荣纯:“我,御幸一也,起誓:我会竭尽所能的保护泽村荣纯,并带领他去看真正的魔法世界。”二人的掌心淌下鲜血,化作耀眼的红色丝线缠绕着两人的交握的双手,两人在这一刻以生死为契,立下了誓言。

耀眼的光芒里,少年笑容灿烂,青年人无奈的耷着眉,露出了无奈又苦恼的笑容,但倒映着少年的金色眸子,却显得非常温柔。

后来的后来,泽村荣纯发现,这是御幸一也少有的,并且是第一个,对着自己露出的,温柔的模样。




*进展好慢,捉急_(:з)∠)_

*设定为什么会这么多啊……想打死自己……_(:з)∠)_

*啊,真觉得自己会圆不回去,啊,唾弃自己_(:з)∠)_

*荣纯智商上线有,难得的让我考虑这样写会不会太ooc_(:з)∠)_

*我下一章直接四年后不让俩人加深感情会有人打我吗_(:з)∠)_

*我把美雪设定得苏苏的,以后想写他被人按在地上揍,啊,我觉得我写不出来_(:з)∠)_

*荣纯小天使暗戳戳的对着美雪痴汉很带感_(:з)∠)_

*一点后记,关于这次更新中的“强大,冷漠,却又炙热。”其实是我自己对于御幸的一个基准定位。原著里御幸一也是个天才,他的天赋和努力造就了他的实力强大。他似乎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中,父亲又不善言辞,他没有自怨自艾,还看得很开,甚至能说得上体贴,相当的早熟,被少棒队友暴力相待依旧不会退让丝毫,以及赛场上极为强硬的球风都能看出他内心的强大。然而冷漠的映像也相当深刻,在渡边对于前路迷茫时,他和前园的争吵看出他坚信的是,人与人必将分离,他并不相信人与人之间有牢不可破的联系,而且个人的意志远胜于其他,并且对胜利所抱有的贪欲也让他不在乎脱离了队友层面的人际关系。他对于多数人都是冷漠的。关于炙热这一点,在球场上的时候,还有接泽村球的时候,整个人都在燃烧啊燃烧。当然这只是一个基准的定位,并不能代表他的全部,但后续都会努力保持这个基准的,觉得有什么问题的话还望海涵_(:з)∠)_

*我现在真的好喜欢_(:з)∠)_这个表情,真的,_(:з)∠)_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