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Legend of Life(圣杯paro)(5)

对不起我最近沉迷阴阳师不可自拔我反省我悔过啊啊啊啊啊啊!!!!!!!!虽然迟到了,但是祝大家中秋快乐啊!!!!

前文点: (1) (2) (3) (4)

Chapter.5 混乱的开始

“唔啊啊啊迟到了啊!!!!!”荣纯大喊着推开了小教堂的门,一时间收获了在座所有人的注目礼。

一个脸上带疤的少年张狂的笑了起来:“我会把你打飞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留着胡子的青年颇为放肆的翘着腿仰靠着椅背,丢来了一枚白眼:“什么啊!这才是第六个吗?”两个粉头发的青年并肩坐着,一个眯缝着眼笑得高深莫测,另一个留着长留海,有些害羞的笑着向荣纯点了点头,棕发的青年也礼貌的转过头微微示意。荣纯赶忙在最后一排坐下,有些心虚的瞟向了最前排的女性。

高岛礼仍旧是一身干练的职业装束:“我是圣庭监督员,高岛礼。”

她扫视了坐着的六个人——这六个master最大的不过二十出头,可以说是历届圣杯战争中平均年纪最小的了,他们还尚且未退去少年的稚嫩就已经被卷入了纷杂的争斗了。

“在座的诸位,是目前响应圣庭征召的六位master。把你们聚集于此是要明确第九次圣杯战争的几项规则。

第一,圣杯战争期间不可离开东京范围。

第二,争夺过程中不可波及普通人类。

第三,绝对不可杀害其他御主。

以上三条,你们要以自己的名字和性命向圣杯起誓,违反者将剥夺圣杯战争参与权并由圣庭抹杀。

有异议者,离开此处后,将由圣庭监视,在特殊情况下圣庭会直接处理。明白的话,诸位就请起誓吧。”

“诶~”拖长的少年音在空气里响起“前两项也就罢了,第三条是在开玩笑吗?”

棕发的青年急急忙忙的出声安抚:“抱歉,前辈你可能不清楚,这是第八届圣杯战争之后追加的规则。第八次战争中,Caster的御主使用咒术使得多位御主及其家人离奇死亡,这惊动了现世。又恰巧到了人类展开全新认知的时期,所有敌意的矛头都指向了魔法师。虽然真正的魔法师并不会因此而受到伤害,但无数荒诞的迫害让魔法进一步走向了衰弱。”

“……别告诉我你想说的是,魔法走向衰弱,魔法师也渐渐人丁凋零,所以到了你们的时代,即便是圣杯战争也要在保护魔法师的优先条件下进行?”

“很抱歉,前辈的推测完全正确。”棕发青年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哦?这个版本和我知道的颇有出入呢。”笑得高深莫测的粉发青年出声打断到,“难道不是因为大家族的操纵吗?”

“说来听听。”虚空中的声音似乎颇是兴致盎然。

青年轻轻地笑了一下:“那个Caster的御主之前一直默默无闻,似乎是自学成才的。圣杯战争伊始,他便展现出了惊人的魔术才能。也正因为如此,原本风头正盛的某个大家族的天才,便联合其他的两位御主围杀他。他拼死逃脱后,发现自己的从者为了保护他已经奄奄一息,于是,他把他自己作为祭品献给了他的从者。而他的从者借用这份献祭的力量本可以重新作为人类活下去的,他却选择了为自己的御主复仇,最后死在了那个家族手下。那个家族折损了百年一遇的天才,还害死了同盟家族的优秀继任者,不过共同的目标还是驱使他们凭借自己在魔法界的势力,联合向圣庭施压,强迫圣庭修改规则——要圣庭利用圣杯为束缚,阻止御主间的厮杀,以此来保全自己的继承人。而圣庭也以此为契机,要求几大家族为圣庭提供更为优渥的物质支持,组建了专门的监督队伍,除了保证圣杯战争所谓的公平性外,最主要的是处理对于现世造成危害的魔法师。”

“嗯。你的故事比我master讲的到显得合情合理一些。我倒是很好奇是什么共同目标能让家族的首领连继承人的死也不去计较呢?还有,以Caster这一职阶的性格很难想象会为了自己的御主孤身范险。”

“这个故事中,性格难以捉摸的Caster爱上了自己的御主,所以才选择了复仇。至于共同的目标——多田野一族追求魔法本源的心愿可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两个故事的出入是没有办法的啊,毕竟,没有家族会把自己耻辱的真相留给后人铭记,不是吗,多田野家的servant。”

“嚯,知道的很清楚嘛!”留着小胡子的青年撇嘴笑道,“至于你们倒是完全没想过遮掩嘛,粉色头发的小凑家。”

“哪里哪里,毕竟本家的蠢货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小凑家被圣杯选中的有两个人呢,我就算想遮遮掩掩,也完全没有办法了。不过说到标志,纯桑或许要考虑挡住自己的脸,毕竟只要有心人去翻一翻各大魔法组织发出了惩戒通知,就很难不知道你的大名了。”

“看来小凑家也是有备而来呢。”伊佐敷纯笑着回应。

“我们四人的身份想必在座的都知道了,那边脸上带疤的小家伙是没落的轟家最近新出的黑马,轟雷市。那么姗姗来迟的第六位御主,礼尚往来的交换一下自己的名字?”小凑亮介笑眯眯的看向了一脸茫然的荣纯。

突然被点名的荣纯愣愣的感受着所有人的注视,他不明白这一刻瞬间紧绷的气氛缘何而起。

以情报优势闻名的小凑家也无法探听底细的家伙,自然会让在座所有人警戒。

“你不需要知道。”另一个淡漠的声音在荣纯身后响起。

先前清朗的少年音含着笑帮腔到,“就算你们知道了第六位御主的名字,可第七位御主到现在也还毫无消息呢。”

荣纯却似乎毫不在意剑拔弩张的气氛,元气满满的喊道:“我可是会成为史上最强魔法师的泽村荣纯!!!!你们都给我记好了!!!!”

回音消失后,少年音毫不留情的提问:“这是谁?很有名吗?”得到几位御主统一的否定答案后,便大笑了起来:“什么啊,这么了不起的宣言,结果却是个无名小卒吗?”

“你不要小看我!这场战争我和我的从者一定会成为最后的赢家!”在最后一个字落下的一刻,多田野近乎尖利的嘶吼到:“鸣桑!住手!!”

金色的光携着风,呼啸着射向了荣纯的眉心,眨眼间,银色的剑强硬的格开了箭矢,刺目的火花随着刺耳的交锋声瞬时崩开,淡金色发的青年穿着银色的铠甲,周身环绕着银蓝的光芒,以不容分说的姿态挡在了荣纯的身前。另一边,多田野脸上仍带着惊恐的神色,看着眼前的金发青年。

小凑亮介此刻紧锁着眉头,“你叫他‘鸣桑’。这个Archer是成宫鸣?”

一时间,教堂陷入了死寂。

荣纯忧心忡忡的看着双手持剑护住自己的骑士,他惯于握剑的手此刻因为刚刚格开了那支箭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哦~知道我名字的人不少嘛。”金发蓝眼的青年高傲的朗声笑道,“即便知晓我的名字,也要与我一战吗?”

“哼,王者之姿吗……”淡金发的剑士冷哼出声,“在我看来只不过是傲慢过头罢了。”

“年轻的剑客,报上你的名字。我会恩赐你死亡。”成宫鸣足尖点在椅背上,抱臂睥睨。

“哈哈哈哈哈哈!要开打了吗!!!那就让我把你们全部都轰飞!!”轟雷市大笑着加入了战局,黑发的战士弯着嘴角现出身形,猩红的长枪宛若凝结的鲜血。

“呀嘞呀嘞,servant里的三骑士一下就凑齐了呢。”小凑亮介笑着摇了摇头。

一股强悍的魔力在教堂中炸开,连空气似乎都因为魔力而被挤压排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六位御主都因为这股魔力的威压变了脸色,但是三骑士间却丝毫不受影响。

成宫鸣甚至都没有回望释放魔力的高岛一眼,只笑着说道:“圣杯战争可不是你们圣庭定下的家家酒一样的规则可以左右的。我作为王,用力量统治一切,制定规则并予以制裁。这是我的权力,王的权力。你们区区圣庭也妄图指手画脚?”

“哈哈哈,不愧是王啊。这唯我独尊的架势还真是让人……”黑发的枪兵甩了个枪花,蓄势待发,“还真是让人想挑战看看啊!”

淡金发的剑士一言不发,视线如狼一般咬紧了金发的王者。

高岛礼监督的魔力进一步加强,试图撼动三人的攻势,然而角落里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青年现出身形一步一步向着魔力中心走近。青年身上环绕着黑色的光芒,这是具象化的经过狂化的魔力。而随着他的靠近,另一股蛮横而狂野的强大魔力硬生生的挤入了本已榨干的空气里,让原本因为魔力的威压而死寂的空气猛然骚动起来。御主都因为这魔力的碰撞感受到了窒息般的痛苦,直面这股魔力压迫的高岛监督一时间甚至站立不稳。缠绕着黑气的萤蓝光剑慢慢浮动在青年周身,然后猛然挥向了高岛的位置。白色的闪电劈来,与光剑相撞,轰然炸开时掀起的狂风盘旋舞动然后一瞬间归于沉寂。身着银色重铠的骑士,佩着深蓝色的长剑,周身环绕着银白色的细小闪电,站在伊佐敷的身侧。

“如此不顾百姓性命有违骑士之道。”重铠骑士摘下头盔,义正言辞。

“呀哈哈哈哈,这家伙好歹也是监督员呢,说是百姓太奇怪了吧!”墙上的黑影里传出诡异的笑声,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如同一头黑豹,迅捷的从影子里跃出,在小凑兄弟俩身前压低身形摆出了护卫的姿态。

对峙的三骑士,护卫着的重铠骑士以及黑衣人,一个狂化的魔武士,因为魔力几近透支而站立不稳的监督员,这个混乱的场面里,青年的声音突兀又不合时宜。

棕色的短发,带着老土的黑框眼镜,套着圆领的T恤衫,盘着腿坐在教堂圣像下的青年,嘻嘻笑着:“哎呀哎呀,真是有趣啊。”

“你是谁?”高岛礼监督努力站直了身体,青年笑着向她展示自己的右手手背,鲜红的咒令说明了一切。

“我说啊,你的魔力确实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要想以此威慑这里的英灵的话,那还是差远了呢。”

青年在其他御主有些错愕的目光中,优哉游哉的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他的servant缓慢显出身形,带着兜帽的男人悬浮在半空中。

狂化的魔武士茫然的转头看向半空的从者,而从者在兜帽的阴影下,咧嘴笑了起来,他一字一顿的说到:“好久不见了,降谷。”

狂化的魔武士咆哮着喊出了那个名字:“御——幸——一——也——!”

魔力呼啸着碾压而来。戴眼镜的御主在魔法的漩涡里,笑得眯缝起眼睛:“要威慑英灵,至少需要这种程度的魔力啊。”

魔武士被这股不可撼动的魔力牢牢禁锢,黑色的狂气一点一点的从他身体里缓慢的抽离出来。所有人以不可置信的眼光看向白袍的从者。而他的御主,笑着张开双手:“那么,我的对手们,欢庆吧,这混乱的开始!”

*啊,关于这部分的神展开(?)下一章会说明的,写的烂,没有写出那种阴谋味(别信)_(:з」∠)_

*开心的写着放飞的美雪_(:з」∠)_

*荣纯小天使你怎么就遇见了美雪呢_(:з」∠)_啊,都是我的错_(:з」∠)_

*知道御主是谁,从者是谁根本就不需要猜嘛!_(:з」∠)_

*最后我要吐槽一下啦,我知道自己写的不好,私信说我写的不好这我能接受,但言辞激烈的劝我别写了就一点都不可爱了→_→我乐意你管不着→_→还有我又不认识你→_→我写这个就是因为我喜欢御幸和荣纯还有很多钻A的角色而已,写这个我很高兴,有人愿意看看跟我唠唠嗑我也高兴,别的,你还是别管了,真的→_→

评论(2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