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Legend of Life(圣杯paro)(7)

诶嘿!第七章写出来了,开森!我写多少放多少,我是一个没有余粮的地主_(:з」∠)_会一步一步交代御幸的过去的!谢谢大家的阅读!如果发现了错字请告知_(:з」∠)_我……似乎……永远都找不到错字……

前文点:(1) (2) (3) (4) (5) (6)

Chapter.7 过往

黑衣的Assassin独自一人穿梭在林间。

圣庭为了掩人耳目,地方还是选在了人烟稀少的郊外,而这一带虽说已经脱离了圣庭的控制范围好几公里,却依旧是茂密的树林,根本就不见天日。

究竟在哪里能看见启明星?

仓持一边用余光扫视着天空,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冲刺着,内心暗暗骂道,这个御幸还是一点都不省事!

猛然间,天际微茫的星星吸引了目光,在仓持猛然停下脚步的一瞬间,带来了微微的眩晕感。而这眩晕感过后,眼前已经蓦然换了景色。

月色清冷,却十分的明亮,在月光下几近发光的大理石广场还有高耸的祭坛又是那么的熟悉而让人怀念。

站在自己五步远处的御幸一也还是两千多年前初遇时的那副打扮,穿着白色的麻布长袍,带着圆片的金边眼镜,长长的马尾辫随着风微微的摆动,即使背对月亮,也依稀能看到他嘴角那总是带着余裕的弧度。

御幸一也扬了扬手中的酒盅,叹息似的说到:“许久不见了,吾友。”

仓持拉下了面罩,笑得张扬。他快步上前,恶狠狠却又小心翼翼的控制了力道,一脚踹向了御幸的小腿:“去你的!谁跟你是朋友啊!”

御幸没有躲闪,佯装受伤曲着腿哎哟了两声,仓持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少装了,既然带了酒,那就坐下喝两杯吧。”

御幸笑着席地而坐,抬手为消散了肃杀之气的黑衣友人斟满了酒盅。

 

而这时的荣纯刚刚走到了距离小教堂最近的公园。

一个淡然的声音叫住了他:“Saber的master,你是否愿意同我稍微聊一聊?”褪去重铠的骑士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面容严肃,却带着友善的笑意。奥村在荣纯身后显出身形,荣纯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似乎是为了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具有攻击性,结城并没有靠近,他微微点头向奥村示意,开口的内容却让荣纯惊愕不已,“我遵照master的指令前来,希望能与你交换一些情报。”

“为什么?”荣纯脱口问道。

“因为御幸一也。”结城并为隐瞒,坦然说到。

“……什么意思?”荣纯挑起了眉毛。

结城有些茫然青年倏然而起的怒气,但耐心的解释到,“御幸是一个再可靠不过的盟友,但却也是再危险不过的敌人了。如果,他曾经是你先祖的老师,那么流传至今的泽村家是否依旧保有一些与他相关的信息呢?”

在荣纯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之前,奥村冷冷的质问道:“那你又要用什么来交换呢?”而他依靠契约直接与荣纯的意识对话:“为了一个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的情报贸然前来交涉,更要提防他。”

然而,结城却像是松了一口气:“本来也没有抱什么希望的……不过既然你的servant都这么说了,看来,泽村家确实还保留着与御幸相关的信息啊……”

奥村被结城的话噎住,而荣纯摆出了更加防备的态势:“对,我确实有,那么你想知道什么?他的弱点吗?好借此来算计御幸一也?”

“并不是这个意思……”结城微微勾起了嘴角,“其实,这是我的私心。我愿意用我的情报作为交换,我想知道,关于御幸的事情。”

他表情真挚得不像作伪,荣纯对着这个露出温和笑意的男人一时语塞:“为……为什么?”

“御幸他,不管怎样,都是我看重的后辈啊。”温和笑着的男人露出了怀念的柔和表情。

男人笑着,神情却是肃穆而悠远的,这样熟悉的表情,和御幸一也曾经露出的一模一样!

“等等!难道你是教御幸一也赐福的那个前辈吗!”

“嗯?你知道御幸的赐福?”结城也惊讶不已。

荣纯愣了,不知道该怎么糊弄过去,奥村插话到:“泽村大魔法师的那种赐福是从他那里学来的。”

“这还真是没想到。”结城有些意外的喃喃道,“不过那样的赐福是我……战友教他的。”说到后面,结城露出了有些伤痛的表情。

荣纯并没有探究这份伤痛,他几乎急不可耐的说到:“关于御幸一也的信息我知道的不多,但我可以全部告诉你!作为交换,请你告诉我御幸一也的过去!”

结城哲也讶异于青年的激动,他想问问青年急迫的原因,以及对御幸一也可谓过分关注的原因。不过那双清亮的金棕色眼睛那么干净,那么专注的看着自己,就像个孩子,纯然的不带一点黑暗。

结城坐在街边的长椅上,骑士的教养让他的坐姿都显得凛然而端庄,但他淡然又温和的笑着,慢慢的回忆起他的故友,他那个,固执好强嘴巴坏,却又比谁都认真,比谁都坚定的小后辈。

第一次见到御幸的时候,他还是个少年,连身体都没有长开,似乎比同龄的少年还要稍稍矮一些。稚气的脸上还有些婴儿肥,但能看出以后帅气的影子。那个时候的御幸顶着乱糟糟的短发,衣衫洗的有些发白,但他脸上满不在乎的笑容让他周身都带着一股强大的气息,更别提环绕着他的那股凛冽得近乎暴戾的魔力了。

他淡然的吹着口哨,弥漫的魔力开始编织重组,几道微微闪现紫色光芒的气流狂乱的切过两人背后突袭而来的魔物。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巨大的魔物被切成了几块,轰然倒下。

少年拾起脚边捆好的柴堆,笑道:“这座山的魔物稍微聪明一些,会打伏击的哟,虽然两位魔力强大但还是小心为妙。哦,关于诸位刚刚所见的,请不要说出去,我可不想惹麻烦。”

结城讶异于穷乡僻壤的少年周身惊人的力量,而克里斯走到少年的面前,蹲下身温柔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眯缝着眼睛好好打量着眼前这个貌似和善的青年,最后还是耸了耸肩背起了柴火:“庶民叫做御幸一也。大人,看在庶民虽说班门弄斧但好歹还是稍有出力的份上,就当从没见过我行吗?”

克里斯抬手,和气的理顺了少年乱糟糟的头发,他的掌心拂过少年的头顶,柔和的呼唤少年的名字。暖暖的魔力汇聚在少年的额头,落下了一个淡金色的四芒星小符文。少年因为震惊而睁大了眼睛,克里斯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放心,这只是一个赐福。你生活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也要多加小心啊。”

少年嘴角咧得更大了,他拽住了克里斯宽大的袖口,大大的棕色眼睛闪闪发光,兴致勃勃的就开始提问:“刚刚是怎么做到的?不需要任何的术式就能使用魔力吗?而且赐福魔法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我从来没试过赐福,因为听说没什么用的!还有啊还有啊!”

“问题可真多,我该从哪里回答呢?”克里斯掩不住笑意,他拿过少年手里捆好的柴堆背在背上,“我们可以送你回家,边走边说怎么样?”

少年笑嘻嘻的挠了挠头:“送我就不必了,不过我可以带你们在这里转转,熟悉地形,我知道这一带所有魔物和怪物们聚集的地方,这样你们清剿的时候会很方便的。”说着就到前面领起了路,克里斯走在他的身边,耐心的回答着先才的问题。

过了一会,结城还是按耐不住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是来清剿魔物的呢?”

御幸耸了耸肩:“前段时间,村长说过骑士团会派人来清剿一下山上的魔物。算算日程骑士团到这里的时间也就是这两天了吧。你们两人虽没有穿着制服,但魔力是做不得假的。而且,”他指了指结城身后的树梢,“你们两个人还带了个‘影卫’?是这么称呼的吧?可见身份很是高贵,所以十有八九你们就是此次清剿的骑士团派遣员吧。”正说着话,御幸打了个响指,先前那带着紫色光芒的气流贴着地面滑过,在结城二人身后不远处炸裂,魔物嘶吼着倒下了。“再往前走百米就是一个魔物的巢穴。”

结城放下了按在剑柄上的手,不无惊叹:“你的战斗能力完全不逊色久经战斗的战士,为什么不参军呢?”

御幸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不好意思,不感兴趣。”

“现在战事告急,人类需要力量,有力量的人难道不该做出贡献吗?”结城有些意外。

“对于你们这样满脑子骑士精神的人来说,这是理所应当的吧。”御幸说着又割裂了一头从坡上冲下的魔物,“但很可惜,我只是一个乡下小子,完全没有什么骑士精神的概念,所以还是算了吧。”

“那么,不是作为战士,不谈拯救人类,仅仅是作为魔法师,要不要考虑跟我学习魔法呢?”克里斯停下了脚步,真挚的向这个老成的少年提出了邀请,“我可以做你的导师。”

 

“然后呢,御幸他答应了吗?”不知何时坐到结城身边的荣纯急切的追问,那亮闪闪的眼睛迫切想要知道答案,就像听睡前故事的小孩子焦急的向长辈追问故事的结局一样。

结城嘴角的笑意更明显了一些,“并没有这么简单啊,御幸听了这话之后,非常狂妄的笑着问克里斯‘你,很强吗?’,那副样子该怎么评价呢……天才的傲慢吧。”

这个骑士这样说着,口气有些烦扰,但是,荣纯想到,这段回忆,一定非常非常珍贵,才会在几千年后,让他的眼神依旧这么怀念吧。

“然后克里斯就把他打倒了。”结城理所应当的这么说道,荣纯讶异的反问,“御幸一也被打倒了?那个御幸一也?”

结城有些莫名:“不管怎么说,御幸当时还只有十四五岁,克里斯比他大很多,是魔术回路全开的大魔法师候补了。而且那个时候的御幸再怎么说,对于魔法的认识还相当粗浅,输掉是自然的事情。”

荣纯虽说很意外,但心里乐开了花——以后要拿这个好好的嘲笑一下他!

“不过,被打倒的御幸很让人尊敬。”结城笑着补充,没有在意自己的用词让这对主从意外的睁大了眼,“他没有生气,哪怕沮丧都没有。他只是稍稍惊讶之后,就站起身,坦然承认自己的完败。他大笑着说天外有天,自己果然还差得很远。他并非在自嘲,满身都是昂扬的斗志,那样的战意强大正直而不容玷污。真正想要变强的人,会在更强的人面前谦逊的低头。御幸他有着非凡的天赋以及常人少有的心性与度量,而且他的骨子里就渴望着力量与胜利,正是这些特质让我知道,这个少年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奥村冷冷的出声嘲讽:“无限的可能性……他今天领着一个自己炼化的空壳也确实算可能性之一。”

在荣纯出声之前,结城皱着眉说到:“确实,不管怎么说,炼化人类是错的。但这有背御幸的作风,御幸他不可能……”

奥村嗤笑:“但是,如果御幸一也真的在你死后还活了四千多年的话,那他是不是变成了你不认识样子呢?于是你就来这里求证?”

结城直视着闪烁着恨意的湖绿色眼睛,目光坦然:“不,我相信御幸。我,御幸,克里斯,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间确实比不过那漫长的几千年,但是,我了解御幸。”

开口的是荣纯:“那你想知道的究竟是什么?”

结城眉间的郁郁无法掩盖:“我想知道,他究竟经历了什么,让他说出为了胜利可以舍弃骄傲这样的话。”

奥村质问出声:“那你就对他现在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

结城沉默的看着奥村,片刻后,他的声音带了些语重心长的意味:“Saber,你也是御幸的旧识,我不知道你和御幸发生过什么,但我能再清晰不过的感受到了你对御幸的恨意。这是你和御幸的私事,我没有插手的资格,御幸也一定不希望我这样做。但是,Saber,如果因为仇恨太深刻而被蒙蔽了双眼的话,你会失去很多东西,甚至会毁掉你自己。”

蓦然响起的声音让奥村和荣纯齐齐转身。“我们没有人知道真相,为什么你会那么坚定的认为,那些都是御幸前辈的错呢?”穿着白袍的降谷晓缓缓显出身形。

结城看向降谷:“终于现身了吗?”

春市从降谷身后探出头,赧然的解释着:“很抱歉,并不是有意隐匿的。但是,因为谈到了御幸先生,一时好奇……”

降谷插话道:“是因为我想知道。虽然不是这些问题。”

“那你想知道什么?”结城发问。

“我想问的是,御幸前辈和圣杯,究竟是什么关系?”

 

 

*仓持和美雪的关系挺好的,没想到吧,嘿嘿嘿

*想要套路哲队却反被哲队套路的光舟:Excuse me?

*心疼奥村少年

*克里斯前辈苏苏苏!!!!wuli少女心!

*设定问题,克里斯还有哲队跟美雪的年龄差比较大,之后会解释的吧(大概_(:з」∠)_)

*小只的美雪想要吗?想要吗?想要吗?我也想要_(:з」∠)_然而荣纯是不会给我的_(:з」∠)_

 *现在的局面是不是有点乱?别急,后面也许会更乱【眼神死_(:з」∠)_

*降谷终于说出了最重要的部分了!御幸和圣杯啊!终于可以推进下一个部分了!

*有人说当你过分关注与某人相关的事情的时候,就是恋爱的征兆了(别信)然而御泽什么时候才能好好谈恋爱啊!!!!!!!倒地不起_(:з」∠)_怪我_(:з」∠)_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