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Legend of Life(圣杯paro)(12)

对不起我卡文了!!!土下座!!!!!女王大人还有所有的小伙伴请不要抽我!!!我错了!!!!本章本来是让新一年生批量上线的,然而改来改去,只剩了光舟,蓝瘦,香菇_(:з)∠)_本章病御幸(大概)上线,血腥场面有,注意避雷。任何OOC都是我的锅土下座_(:з」∠)_

 前文:(1) (2) (3) (4) (5) (6) (7) (8+9) (10+11)

Chapter.12对质

荣纯再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而奥村立在床边,在看见荣纯安然无恙的瞬间,紧绷的身体才微微放松。

荣纯有些茫然的坐起身,刚刚发生的一切太猝不及防,没有一点实感。

“……还好吗?”依旧清冷的声线,却带着关切。

“啊,还好。”荣纯看向奥村,木木的重复了一遍,“我还好。”

奥村又一次绷紧了身体:“御幸一也他……对你做了什么?”

这个熟悉的名字让荣纯回了神,声音一下子拔高:“你为什么总觉得御幸一也图谋不轨啊?”

奥村垂下头并未言语,一副不做分辨的样子。

诡异的沉默弥漫着,荣纯并不知道该怎样和这个冷口冷面的骑士打交道,而且两人的矛盾目前完全无解。

但是,一丝丝道不明的好奇心占了上风,荣纯试探着开口。

“御幸一也和我的先祖……究竟是什么关系?”

奥村的眼睛猛然睁大,他语气尖利几乎是质问:“御幸一也说了什么?”

荣纯有些愕然的看向骑士湖绿色的眼睛,“御幸说,泽村荣纯是他一生一世的爱情。”

“一生一世的爱情?呵……”奥村垂着头,肩膀微微颤抖着,“真是,太可笑了啊……”他的声音很轻,却满溢着怒火,他依旧面无表情,但是那双绿色的眼睛恶狼般泛着寒芒。

荣纯皱眉,大声的询问:“你到底为什么这么评价御幸一也?究竟是什么让你这么恨他!”

青年的维护让骑士无力的垂下肩膀,他缓慢地抬起头,绿色的眼睛沉静得像是一汪湖,深不见底。

骑士缓慢的,脱力了一般的说到:“你真的想知道,御幸一也真正的样子?”

荣纯犹豫了一下,似乎是不忍,又掺杂着好奇,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奥村开口,声音苍凉得和他年轻的外貌一点也不相称。

“那个男人根本什么都不爱……”

 

奥村光舟与御幸一也的初次见面并不值得纪念。

少年们为了见习骑士的资格接下了最后的考验——打败山坳里的怪物,解救被奴役的居民。

一群少年带着惴惴,又按捺着心底无法忽视的一点激动和热血期待着战斗。

然而,迎接他们的,并不是什么热血喷薄的战斗,是一场让人胆寒的屠戮。

 

吵闹的棕发魔法师泽村荣纯和黑发寡言的魔法师降谷晓在村子外围拦下了这群少年,声称守护者在这里发现了魔物要予以清剿,而少年们坚称任务情报不会出错。两方正纠缠着,戴着兜帽的男人笑嘻嘻的缓缓落在众人面前。而在了解了一切始末之后,守护者凭空抽出了剑。

只是一瞬间,闪着寒芒的剑不偏不倚正指着光舟的眉心,一时间刺骨的杀意无形的攥紧了光舟的心脏,大脑一片空白,手指僵硬着无法动弹,全身无法抑制的本能地颤栗着。守护者挑了挑眉,嘴角含笑:“这就不能动了,那又何必白白送死呢?”这样说着,便散去了杀意。光舟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已被冷汗浸透。

第一次输得如此惨不忍睹。只是杀意而已,自己却已经全然无法反抗,这是光舟最为耻辱的记忆。

而这之后,守护者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却又悠然自得进了村里,他嘱咐光舟一行人把所有村民都集中到广场上来,包括妇孺。

惶惶不安的村民在少年们的劝说下,最终还是选择了信赖他们来到了村子中央的广场上。

 

“你知道御幸一也做了什么吗?”

荣纯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他杀光了村里所有人。”

 

守护者眸光和善,笑意淡然,声音低婉得像是在诉说爱语:“我,是来杀你们的。”

所有人一时震愣,而守护者的魔力在不知不觉间已然笼罩在了整座山间,他朗声高呼:“我很强,非常强,强过你们所有人,杀死你们也不过举手之间罢了。而你们如果不想死的话,就乞求,哀嚎,悲鸣——”

微微停顿,守护者展开双臂,宽大的袍袖随着风展开,像是某种巨大的白鸟的翅膀。男人笑得恣意,眨眼间,最前排的一个村民连惊恐的表情都来不及做出,沉闷的炸裂声响起,肉块,鲜血,脑浆,在这一瞬间四散飞溅,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婴孩新奇的看着母亲脸上沾染的黏腻腥红,呀呀表达着困惑,男人的声音盖过了这唯一一个稚嫩的声音:

 

“只有这样,你们信仰的神明也许才能听见你们的声音,为你们带来奇迹。”

 

人们惊恐的尖叫着四散奔逃,而弥漫着的魔力陡然变得千钧之重。光舟等人还有泽村荣纯和降谷晓都因为这股压力动弹不得,同行的人有些甚至直接倒在了地上。而这股魔力将村民们生生圈禁在了广场上,他们推搡着,慌不择路,恐惧而绝望的挤在广场的边缘,捶打着那堵看不见的墙,挣扎着想要逃出去。

然而,不管多么的拼命,这些人,什么都做不到。

沉闷的炸裂一声接着一声——或鲜艳,或暗沉的红色飞溅,泼染,在干涸之前又被新鲜的红色掩盖,又在不知不觉间缓慢的渗进土壤里。

光舟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他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到,就连大喊住手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这简单的两个字像是卡在喉里的尖刺,把不可见的地方到处都刺得鲜血淋漓。

红色红色红色,目之所及的地方,到处都是红色,戴着兜帽的守护者浑身雪白,在这一片红色里像是一个刺目的白色斑块,他一步步走向仅剩的人——紧紧抱着婴孩的母亲,头发蓬乱,外衣几乎被鲜血浸透,小小的,稚嫩的生命在她的怀间嚎啕的哭着。在一片死寂中,哭声久久不肯散去。

“想活下去吗?”恶魔浅笑着低喃。

女人的瞳孔惊惧的颤抖着,他小心翼翼环护着脆弱的孩童:“我……我只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吧,他还小,他还小啊!”痛彻心扉,带着绝望的希冀。

“为什么?”恶魔轻柔的抚上女人的面颊,动作温柔。“明明你们在心里呼唤过千万次了,到底是为什么呢?”恶魔的指肚爱怜的滑过女人的唇角:“你们信仰的神明,为什么不来救你们呢?”

女人单薄的身体瑟瑟发抖,她竭尽全力的将孩子笼在自己的怀中,泪水顺着脸颊淌过了恶魔温热的指间,她喃喃道:“神啊,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

守护者接过孩子,手贯穿了母亲的胸口:“你的神明一定会实现你的愿望。”

大地剧烈的颤抖了起来,魔力的威压陡然加重,光舟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我醒来的时候只剩了半条命,是被泽村荣纯救回去的,当时觉得他和御幸一也没有两样还和他大吵了一架。”光舟说着弯了弯嘴角。

“那……那个孩子……”荣纯的问话磕磕绊绊。

“……没活多久。”光舟垂下眸子,“他后来找御幸一也复仇,只是一瞬间,就被杀掉了。”声音空洞干涩。

沉默弥漫许久之后,荣纯颤抖着开口:“御幸一也。”

 

眼前的场景瞬时转换,高耸的祭坛顶端,白袍的男人面带笑意打了个招呼:“不过刚刚分别,这么快就呼唤我,还带着奥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向我求证呢?”

荣纯咬了咬下唇,却听到御幸接着说道:“是想问奥村与我初见时我屠村的真相?还是我杀了他的挚交好友濑户拓马的原由?还是急着确认我摧毁王城的动机?还是别的?太多了,我都不太记得了。”

荣纯颤抖着:“这些都是……”

御幸依旧是那副嬉闹般的态度,漫不经心,毫不在意:“这些都是事实。”

“为什么……”颤抖而且不可置信的声音。荣纯依旧像以前一样,皱着眉头,扁着嘴,金棕色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直直的看向御幸一也,他努力忍着不要哭出声,却还是让眼泪糊花了脸。

御幸一也脸上的笑容终究不见了踪影,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温和的为荣纯擦去泪水。他轻轻揉了揉荣纯的头,像先前的每一次那样无奈的安抚道:“好了好了,别哭了,你这样很容易让人无法思考的。”

只要被这个男人触碰,只要这个男人这样无可奈何的擦掉止不住的眼泪,自己就像是得到了什么奇异的保证,虽然泪水丝毫没有停下反倒淌得更厉害了,带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你这家伙……怎么……怎么这么讨厌啊!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青年攥着御幸的前襟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哭了起来。

“是是是,我的错我的错。”

“敷衍!”

“是是是。”

“‘是’不要说那么多遍啊!”

“是是是。”

 

荣纯不客气的把脸上所有的眼泪鼻涕全都蹭到了御幸的前襟上。终于止住了哭泣的荣纯兴师问罪:“所以,为什么要做那些事情。”

“你知道了理由又要怎样呢?”御幸摇了摇头,“如果我有苦衷你就要原谅我?如果我没有苦衷就杀了我来祭奠那些枉死的魂灵?”御幸金色的眼睛一时间暗沉了下去,却在最深处灼灼燃烧:

“不管我有着怎样的理由,这些全部都是事实。我夺走了无数的生命,不管我是否后悔是否忏罪,那些人都不会再活过来了。所以,被怨恨,被仇视,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荣纯和光舟愕然看着这个男人淡然的眉眼。

“怨恨,憎恶这些都无所谓,我只是做了我必须做的事情罢了。”

这个男人,即使被全世界抛弃,也不会停下脚步。

男人金色的眼睛闪烁着细碎的光斑:“这一切,我都会付出代价,而我也必将坦然接受。”他笑着看向光舟,“毕竟,一切都是值得的。”

“为了……魔法的根源你就要做到这个地步吗?那么多人!那么多人!还有拓马他……就必须要为了你的愿望死去吗!”

御幸一也笑了笑:“魔法的根源的确很诱人,但是,究竟是谁告诉你,我是为了魔法的根源,才杀了那么多人的?”在光舟戒备的眼神中,御幸笑意盈盈。

不需要多说什么,抛下饵料就好,聪明的骑士懂得如何利用一切守护重要的人。

“泽村,”御幸笑着,神采飞扬,“我不是一个好人,不值得你流泪,但我发誓做你的拍档,就会与你一起夺取一切的胜利。我发过誓,我一定会保护你。”

这一次,愿夙愿得偿。

 

 

 

 

*美雪——自带上升气流的男人

*荣纯一见到美雪就把小狼崽忘了呢,对不起光舟_(:з)∠)_

*许久不见的总结君!

关于登场势力可公布情报嘿嘿嘿

圣庭:自第一次圣杯战争之后无声无息成立的教团。第二次圣杯战争成功预测了圣杯显现的地点,且此后每次战争皆无差错。且由于神秘的联系,圣庭可以检测圣杯选中御主的大致位置。第五次圣杯战争后几个魔法家族渐渐融入了圣庭,成为了圣庭下设的分支。第八次圣杯战争后,小凑一支脱离圣庭,原因不明。

小凑一族:小凑家以血脉签下过契约,然而一族中只有天资卓绝者才能利用契约,也因此有契约资格者会成为家主。但在第五次圣杯战争前后,小凑家爆发过惨烈的家主之位争夺,损失惨重,为了保证其血脉延续,小凑家族后加入圣庭,主司情报侦察。第八次圣杯战争后小凑家脱离圣庭,为了避免再一次的家主争夺,按照亲缘远近小凑家分为了本家和分家,虽然小凑家百余年都未诞生新的能利用契约的人才,但家主一直只从本家中选出。本次圣杯战争中,小凑亮介及小凑春市皆来自分家。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