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Legend of Life(圣杯paro)(13)

我考完研啦!!!!!!!!对不起不是故意拖欠不更文的!!!!!!!!实在是太忙了_(:з」∠)_!之后会好好补上的!谢谢大家!!!!要抽请轻抽_(:з」∠)_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写纸醉金迷的太太关注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前文点:(1) (2) (3) (4) (5) (6) (7) (8+9) (10+11) (12)


恩……打戏正式开始了_(:з」∠)_我真的很挫_(:з」∠)_哎,嫌弃自己……鸣的设定和金闪闪即视感太强我得改改嗯_(:з」∠)_如果大家有什么意见或者哪里没看懂或者我哪里写得智商下线的太厉害都欢迎留言_(:з」∠)_至于牛顿的棺材板这之类的问题……我只能说:乡亲们!我断后!鞠躬。

PS:至于那个戒指和钥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起官方推出的一款御泽周边,御幸是钥匙挂坠,荣纯是戒指,而且荣纯的戒指前端可以嵌进御幸的挂坠。嗯,没错,这是一个伏笔【?别信_(:з」∠)_


Chapter.13初战


这是教廷聚会的第二天夜晚。

荣纯坐在驶向港口的出租车里,出神的望向窗外不时闪过的街灯。

今早,御幸离开时带走了那把黑色的钥匙,作为代替,他留下了一枚戒指,和钥匙一样是暗沉的漆黑色,除了前端的菱形,也没有特别的造型了。他笑嘻嘻的嘱咐这枚戒指要随身携带。

“这样我们就像夫妻交换戒指那样交换了信物哟~是不是很浪漫?”嬉皮笑脸没个正形,可惜了那张帅气的脸。

荣纯瞪着猫目扁着嘴,又被调戏得红了脸,憋了半天蹦出的一句话却是:

“我才是老公!”

御幸一也一听,抱着肚子笑得惊天动地:“你还……真是有趣啊!哈哈哈哈!”

光舟按耐不住翻了个白眼——重点是这个吗?

等到御幸终于不笑了,他接着补充:“这枚戒指同样也能召唤我,而且奥村力有不怠的话,这枚戒指能保护你的。”

“好了好了!真是操心的老婆啊!我会好好带着的,行了吧!”噘着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但是闪闪发亮的眼睛看得出荣纯很是高兴。

御幸一也耸了耸肩,依旧一副坏笑:“是是是,那就千万拜托了,笨蛋老公~”这样说着,一瞬间又不见了踪影。

而荣纯捧着那枚漆黑的戒指,背对着光舟,偷偷弯了嘴角。

 

为了保证司机先生不受牵连,荣纯特意在港口的前一个路口下了车。光舟付了司机双倍的价钱随意报出一个地址,态度和善的烦劳司机去接一个红衣服的姑娘,还嘱咐如果十分钟内还没接到那个姑娘,司机先生可以直接离开。

一切交代妥帖,荣纯和光舟默默走向约定的地点。Rider提出了碰面的请求,商讨关于具体的情报交换以及之后的合作问题。最后敲定在了码头碰面。

码头的集装箱高高垒起,有些妨碍视线,也适合藏匿,但并未感受到任何魔力,两人于是稍稍放下了紧绷的神经。

荣纯并不适合保持安静,他刚要开口说什么被光舟一个手势打断。扫视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然而,荣纯却嗅到了一股淡淡,却相当熟悉的香味。

是什么呢?荣纯疑惑的皱着眉思考。

“哟!又见面了啊Saber和御主小哥!”爽朗的声音从上方响起。集装箱顶端,黑发的枪兵潇洒的扛着枪,而他的御主拿着纸袋站在一旁,鼓着腮帮子吃着什么。

“啊!炸猪排!”荣纯豁然开朗!

轟雷市闻言咽下了嘴里的食物,红着脸,结结巴巴又小心翼翼:“很……很好吃。”

奥村轻触腰间的佩剑,神色冷淡:“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真田轻巧的从集装箱上跃下:“这话说得……Saber哟,我才想知道你们堂而皇之的跑到别人的地盘上是想干什么啊?”

“你的地盘?”奥村挑眉——难道这是Rider设下的陷阱?

“感受不到魔法的波动不是吗?”真田扛着枪,笑容落拓。

回应的是长剑出鞘的声音,风自下而上盘旋而起,魔力化作铠甲,奥村压下手腕。

尖利的破风声紧随而来,长枪猛然甩出直刺奥村胸口,奥村横劈隔开,明丽的火花在交戈声中炸开。

长枪被弹开,奥村压下身形猛冲而上,自枪兵面前凌空斩下,风嘶吼着裹着剑芒劈开了坚实的的地面,奥村面前整块水泥地面都被切碎掀起,然而却不见枪兵的身影。

危险的气息刺激着战士的感官,奥村下意识回眸,身后黑发的枪兵双手持枪,笑意昂扬,眸子在黑夜里闪着凛冽寒光,猩红色的光束笔直耀目——“刺穿他,红棘!”

“奥村!”荣纯大呼出声。

然而那束红光在触及奥村铠甲的一瞬间,便无法再前进,气旋裹着红光发出噼啪的碎裂声,两股魔力争斗着,分毫不让。短短几秒中,红色的光芒和莫名而起的气旋同时消失。真田悠哉的吹了声口哨,以枪杵地,奥村转身面对着枪兵危险地微微眯了眯眼睛,他铠甲的背部有一小块漆黑的烧焦似的痕迹,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

“加护?”真田散漫的开口,边说着,抛起自己的枪又转手接住,微微挑眉。

奥村皱紧了眉头——这个男人第一次攻击就找到了自己防护最为薄弱的地方,是巧合吗?还是说这是他的特质?

脑中闪过枪兵那双在黑夜中透出光亮的眼睛,奥村声音漠然:“识破?”

真田笑着再次摆出了攻击的架势,余裕满满:“我可是鹰之疾风,自然有着鹰的眼睛。”

奥村握紧了剑,银蓝的光芒慢慢浮现在他周身:“不过是只鸟罢了。”

真田毫不留情的反击:“而你也只是走兽罢了。”

枪兵笑意挑衅,而奥村脸色阴沉,下一瞬,两人同时跃起,枪剑相撞。

巨大的轰鸣声在真田身后同时响起,烟尘四起,碎石飞溅,轟雷市张狂的大笑:“把你们全部轰飞!”

这霸道的一击生生把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荣纯狼狈的撞在集装箱上,事发突然,他堪堪躲过了拳头,却被尾劲震飞了出去。腥甜的味道涌上喉头,视线一时无法聚焦,荣纯勉力抬手:“护盾。”紧随而来的第二击这才被堪堪挡下。

“你们想做什么!”奥村咆哮道,轟雷市的第三击重重砸下。

拼命想要赶到荣纯身边,然而真田一杆长枪却分毫不差地拦下。

“只说过不能杀不是吗?”真田笑笑。

“你给我闪开!”嘶吼声凶狠得像匹野狼,暴起的攻击完全舍弃了防御。

真田被这攻击逼得连连后退,他冷下眸子:“绽放,红棘。”

枪尖似乎抵住了身上的每一块骨头,以强悍的方式猛然将奥村挑起,疾风骤雨般戳刺而来,枪尖无法刺透奥村的防御,但那股凌厉的冲击碾压着身上每一个关节,硬是将奥村逼得无法前进。然而奥村却全不在意,反倒借着悬空的姿势飞出手中的剑。

雷市后跳躲过了飞来的长剑,而剑稳稳的插在荣纯碎裂的护盾前,奥村展开了自己的宝具:“血怒展开。”

环绕着的银蓝色光芒倏尔转化作了暗沉的红色,真田在下一次出枪的瞬间神色一凛,猛然撤枪后跳,“雷市,过来。”雷市停住了再一次的进攻,乖乖的跑回了真田的身边。

奥村趁此机会纵身跃至荣纯身边,拔出自己的长剑。荣纯这才撤下了破碎不堪的护盾,大口喘息着。

“真田前辈,怎么了吗?”轟雷市眨着眼向真田传递了自己的疑惑。

真田咂舌道:“攻击会反弹的。真是麻烦的能力啊。”

然而下一秒,真田嘴角绽出冰冷的弧度:“雷市,我们上。”“是!真田前辈!”话音刚落,长枪突刺,直指奥村的胸前,却在触及环绕着的那道血红色光芒的一瞬间震开。而同时,魔法在枪兵身后施展完毕:“全身强化!”条形的纹路一瞬间爬上真田的皮肤,淡淡的光晕附着其上,真田改刺为扫,在被弹开的一霎那硬生生压下了弹回的力道跃身猛劈下去。这一击的力道极为沉重,而凌空的真田甚至被反弹的一击重重弹飞撞穿了他先才落脚的那个集装箱。奥村借着微光看清了地上点点的血渍他压下身形——这家伙明知是反弹还贸然进攻,即便他的御主为他强化了身体,怕还是被那个力道伤到了手。

真田单手持枪闲散的走回了轟雷市的身边,奥村的视线落在了他持枪的那只手上,没有明显的外伤,但有血顺着枪身缓慢流淌——果然如此。

可奥村的视线顺着鲜血往下,却猛然意识到不对——出血量太大了。刚刚最严重的不过是震折真田的臂膀而已,这血液竟然淌遍了整个枪身,从枪尖点点滴落。

真田转了转脖子,声音懒懒散散却又是从容不迫的:“Saber,我可是预先说过的啊,我,有着鹰的眼睛。”他咧着嘴,瞳孔微缩,笑容兴奋而嗜血,猎食者的本性完完全全暴露了出来。

奥村屏息,尖锐的杀意让他的感官敏感得如同野兽,他注视着那枪尖,枪尖的血不会停止般的嘀嗒落下,可是渐渐的,有细细的水流声在夜色中响起,莫非是海潮的声音?

不!不对!太近了!那声音分明近在咫尺!

只是一瞬间,奥村看清了自己血红色护盾中一丝一丝流淌着的血液。

“血棘,出枪。”

有什么刺破了那股浅浅的水流声呼啸着直刺自己的面门,奥村下意识的举剑格挡,还是划过侧颊刺破了左耳。

血淌了下来,一滴一滴,重重的砸在奥村的铠甲上。

真田弯着嘴角,愉悦的吹了声口哨。

“血棘是无法拿在手里的枪,可她从未让我失望。”真田愉悦的逗弄着踏入陷阱的孤狼,高高在上,倨傲又残忍,“她会同化所接触的力量,你反弹的障壁已经攻破,铠甲也自然不在话下。”

正这样说着,环绕着奥村的光中,血色的残影一闪而过,奥村的胸甲上留下了浅浅的红色。撞击的力道让奥村一个踉跄,可还未等他稳住身形,下一次袭击竟从头顶突刺而下,狼狈地举剑格挡,而那沉重的力道迫使奥村单膝跪下。

真田笑着继续说道:“你的铠甲有着风的加护,但是那并非无法突破,真正危险的反而是你的那副铠甲,我只在第一击击穿了你的加护,但我的枪却变重了。但凡是击中了你的铠甲,就会变得更加沉重吧。变重了的话,我的枪就快不起来了。可是,”真田兴致盎然的看着眼前这头困兽,“现在血棘的每一次进攻,都只会更加沉重,你要怎么办呢,小骑士?”

进攻没有丝毫的歇止,荣纯茫然的看着奥村,疼痛侵蚀着他的神经,刚刚应付轟雷市的进攻还是伤到了肋骨,但真正疼痛的却并不是因为几根断掉的肋骨,这股疼痛,因为无力而产生的疼痛从内里涌到了四肢百骸。

御幸一也曾经说过:“一旦真正踏入了圣杯战争,无力者只能哀叹自己的无力。挣扎无能的那一刻,你会发现,自己渺如尘埃。”


多么,无力的自己。

荣纯捂住胸口,不甘地咬住嘴唇。


猛然间,奥村回过头,静静的看向荣纯盈满了泪水的金棕色眼睛,那双湖绿的眼睛深深的望了过来,然后,冷淡的骑士微微勾了唇角。

头盔包裹住了奥村的头部,环绕着他的血红色光芒消散,骤然暴起,银色的剑尖撕破了黑暗,直直劈向了枪兵。

锵——

冲击震得手臂酸涩,真田笑着低声喃喃:“我可是说过了啊,血棘会同化她所接触的所有力量——”奥村的攻击停了下来,银色的铠甲褪去,长剑当啷坠地消失不见,他只穿着单薄的衬衫痛苦的抱住头。真田的声音真切的传进荣纯的耳中,“是所有的力量。”

红色的纹路自皮肤下纵横的血管中显露出痕迹,透着不祥色光泽。奥村全身上下所有的魔力回路瞬间便崩坏。

“看来,这场战斗就在这里结束了。”真田收敛了脸上的笑意,声音淡然。

“等……等。”鲜血从毛孔中细细的渗出,在皮肤上汇成了细小的水流,崩坏的魔力肆意在他的身体里冲撞,内脏被碾压,筋腱被切断,奥村颓然的跪坐在地,像个破败的人偶。

“哦,什么?”真田扬了扬眉。

“御主……放过……”破碎的音节,捏紧了荣纯的心脏。

真田看了看轟雷市,然后点了点头:“那么你的性命,就由我真田俊平收下了。”

他高高举起了长枪。

 

人物资料卡片

筋力:肉体力量的强度         敏捷:敏捷性反应速度      幸运:运气的好

耐久:能承受多少伤害         魔力:能操纵多少魔力      宝具:拥有宝具强度

评级A-E,A为最强, EX为别格,无比较意义

 

奥村光舟:

登场外貌:20岁,淡金色发,湖绿色眼

职阶:Saber        

别称:狼骑(生命力顽强,一旦决心杀人便彻底舍弃防御)

宝具:

【银辉】:

形态:铠甲 

类别:对人宝具 

等级:B

能力:会成倍增加击中铠甲的物体重力,附着魔法风之加护,可削弱甚至抵消物理攻击

【血怒】:

形态:魔法屏障,像是光芒一般环绕着主人,未展开时呈银蓝色,展开时呈血红色对人宝具

类别:对人宝具

等级:A

能力:反弹接触到屏障的一切攻击,所能反弹的上限为主人自身所能承受的攻击十倍

【狼牙】: 

形态:佩剑

类别:未知

等级:未知

能力:未知

综合评价:

筋力:A                敏捷:B         幸运:B          

耐久:A                魔力:B         宝具:A

      

真田俊平

登场外貌:25岁,黑发黑眼

职阶:Lancer       

别称:鹰之疾风(出枪迅捷凶猛,拥有轻易看穿防御破绽的‘福分’)

宝具:

【红棘】:

形态:长枪 

类别:对人宝具 

等级:B

能力:持有者可瞬移至枪所在位置发动攻击或闪避

【血棘】:

    形态:附着在红棘上的红色液体

    类别:对人宝具

    等级:A

    能力:同化与之接触物体。如若接触物越接近流动状态,则越容易同化。可以凭借同化进行内部破坏及操纵。

综合评价:

筋力:A                敏捷:A        幸运:A(去他的自古枪兵幸运E)          

耐久:A                魔力:C         宝具:B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