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脑洞老不好多半是废了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Legend of Life(圣杯paro)(4)

噢耶,更新!直接跳到了四年后还成功让他们加深了关系!我觉得我可能干了!

前文点:(1) (2) (3)


Chapter.4温暖的微光


      “我是圣庭的派遣员,高岛礼。”干练的女人一边说着,一边郑重的递上了名帖。“我想你们也知道第九次的圣杯战争即将开始,而为了防范魔法界的战争对于普通世界的有过大的波及,自第二次圣杯战争开始便身为圣杯战争监督者的圣庭,现今对于御主泽村荣纯提出征召。当然,您也可以拒绝。不过,您拒绝之后,圣庭将会派遣专员对泽村君进行监视。如若发现了严重的越轨的行为,我们有权当即进行抹杀。”女人笑着,扶了扶眼镜,说出的话冷然肃杀。

       泽村荣德当即拍着桌子吼道:“你们这是威胁!”

       然而荣纯只是看着桌上先前一并递上的同意书,思绪却飘的很远。

        御幸早早告诉他了圣庭征召这一传统,他并不感到意外,只要签下这个同意书就意味着,他会成为圣庭认可的争夺者,前往真正的战场。

        荣纯感觉有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他知道这是隐匿身形的御幸。

        一个声音在耳畔轻轻地响起:“不管你选择什么,我会和你一直在一起的,拍档。”

        音调上扬,隐隐含着笑,玩世不恭又自信满满,这个声音让荣纯回忆起了近四年里的点点滴滴。

        最初,自己不知多少次提取魔力失败,即便双手早就因为魔力的失控而伤痕累累,只要察觉到御幸至始至终不曾移开的视线,都能再次选择尝试。纵使全身都因为大量的魔力消耗而感到了针扎般的痛苦,依旧没有想过放弃。

        终于因为力竭跌坐在了地上的时候,御幸笑着握住了自己的双手。治愈魔法的光芒笼上了双手,细细密密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之前感受过的那股强大而乖戾的魔力以无法想象的温柔的姿态从指间缓慢的流遍了全身。

       “你不用着急。魔力溶于骨血,与你的灵魂交织,自你出生便一直与你相伴。你只要一步一步的摸索,然后好好的,倾听你内心的声音,你的心便会为你引导,让你创造出最棒的作品。”

        作品……?我的心会引导我创造出最棒的作品?

        就像是在回应自己的期待一样,指间重新凝聚起了魔力。

        那一天深夜,白色的火焰在掌心跳动,自己看着御幸带着笑意的金色眸子,也不自觉的大笑出声。

        最后,御幸背着没有一点力气的自己,慢慢地,却非常稳当的往家走。

        “其实你不需要这样拼命。”这声音好像有一点感慨的意味。

        迷迷糊糊的自己稀里糊涂的说出了真心话:“谁让你那么强啊……如果……我不再努力一些……这一辈子感觉……都追不上你了啊……”

        御幸一也轻笑出声,明明说话的腔调很温柔,但说出的话却很讨人厌:“你啊,真是个笨蛋。”

        在自己反驳之前,就支持不住的睡了过去。

        再后来,学会了驱动魔力,魔术回路也慢慢打开。御幸便开始手把手的教自己念咒语,画法阵,配魔药,制作魔法道具。

        他虽然嘴巴很坏,什么话都会藏起三分让人摸不清他的心思,但是,他真的一心一意的教授着自己所需要的全部知识。

        “赐福从来都没有固定的术式。语言,触碰,或者更为庄重的仪式都可以完成赐福,这是因为赐福其实非常的简单。不过可惜,很少人意识到这其实是最难学会的魔法。”

         “最简单也最困难?”

        自己歪着头提出疑问,御幸一也没有回答,只是高深莫测冲自己眨了眨眼。

        他抬手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声音温和又认真:“泽——村——荣——纯。”

        他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念出自己的名字,嘴唇缓慢的张合,舌尖滑过上颚,在齿间轻弹。

        自己的名字第一次以这样缱绻温柔的方式被念了出来,让人止不住心跳不已。而伴随着鼓噪的心跳,一股奇异的力量包裹住了自己的心脏,非常的强大,又非常非常的温柔。

        能确实的感受到被保护着。
        简直就像是被小心翼翼的爱护着一样。

       “这是我的赐福。”手依旧温柔的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只需要念出名字就能赐予福分,有趣吧~我第一次见的时候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第一次见?还有谁也能做到吗?”

       “是我的前辈哟。他是一个……非常强大温柔的人。”御幸说这话的时候,神情肃穆而悠远。

        “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了啊。他一直都贯彻着自己的骄傲,最后死在了战场上。”

        他说着这话,手从自己的头顶滑落,依旧还是笑着,但眸子里金色的火焰危险的跳跃着。

        “这个赐福是他教给我的,我现在也把他交给你。这样的赐福非常强大,可以比得上守护咒。但这样的赐福需要的不仅是魔力,最重要的是虔诚的心。你的心,必须要完完全全的希望给与另一个人福分——这是最难的部分——你要虔诚的为一个人祈愿,哪怕献出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灵魂也甘之若饴,只有打心里这样认同,你的赐福才能达到刚才的效果。而一个人的名字是他自己的符号,也可以称之为是他自己的象征。名字可以成为武器,也可以成为弱点。也因此,圣杯战争中不能随意暴露servant的真名。一个人的真名是有着非凡的意义的。驱动你的魔力,用那样的心意去呼唤别人的名字,这本身就是一种福分了。现在,你要试试看吗?”

        御幸一也恢复了他往日的嬉笑表情,却煞有介事的把自己的手按在了他的左胸上。

        能感受到心脏的跳动,一下一下,安定而有力——他是活着的,虽然他早已死去,但是,现在,这里,他是确确实实活着的。

         这样想着,心脏就钝钝的痛了起来,自己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难过,但是无数的情感闷在胸口,挤压的自己快要不能呼吸——

       想帮帮他,
       想和他一起胜利,
       想要和他比肩而立。

        魔力随着这些想法缓慢的聚集了起来。然而就在张口呼唤他的一瞬,漆黑的想法无法抑制的侵袭而来:

          御幸一也,真的需要你的力量吗?

        只是一瞬间的想法而已,那股凝聚的魔力变成了利刃,刺穿了御幸一也的心脏!

         殷红的血,从自己的掌心开始,在他白色的袍子上晕开刺目的花。

        回过神的时候,御幸一也以一种柔和却又不容抗拒的姿势拥抱着自己,一边轻轻地拍着自己的后背,一边在自己耳边温柔的低喃着没事了。
       那个人的胸膛紧贴着自己——啊啊,心脏还跳动着。他还活着。他还活着……还活着……

        紧紧地抱着这个人丢脸的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着,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就这样一次又一次,而御幸一也只是紧了紧怀抱,一直没有放开自己。

        过了段时间之后,在再一次尝试逃避赐福魔法之后,御幸一也笑着抱臂调侃到:“我说你啊,难不成失败了那一次之后,就害怕的再也不敢赐福了啊?”

        “你这混蛋四眼说什么啊!”只要一想尝试赐福,御幸胸口被刺穿的一幕便会浮现在脑海里,全身都会冰冷得止不住的颤抖。

        “我说你啊,该不会以为自己做错什么了吧?你以为凭你就能把我怎么样吗?半吊子的魔法师~咒语会念错,阵法也会画错,调配魔药我要担心的是你会不会把自己炸死,总而言之啊,你要是能好好使出一个魔法我就谢天谢地啦!”

         除了愤怒和愤怒之外还有一丝丝的委屈——可恶!所以说其实我没有一点优点是吗!!

         御幸一也满意地看着炸毛的自己,拳头稳稳的敲在了自己的胸膛:“但是,我是相信着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创造出最好的作品。因为,你有一颗坚强的心。”

这颗心能够带你走过所有的艰难困苦。

        好像只是下意识般的,自己直视那双金色的眸子,张口呼唤了他的名字。

        随着最后一个音节落下,白色的光芒环绕着御幸,最后融进了他的身体。

        御幸一也在略微的惊讶过后,再一次笑着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干得漂亮。”

        这样笑着的御幸一也其实并不多见,看着这个笑容,荣纯自己按下了的问题——再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自己真的能与他比肩而立的时候,一定要让他好好的回答。

        你在为我赐福的时候,你又在想些什么呢?是什么让你虔诚的为我祈愿,哪怕献出你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灵魂也甘之若饴?

        哦对了,还有,过去那个魔法繁荣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

        如果你愿意的话,还想要听听你的过去。你所经历过的历史,所见证的时光,我都想要了解。

         等到你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后,我一定会问问看。

         你一定要好好回答啊!

        

        就这样,泽村荣纯和御幸一也一起度过了四年。四年里的这些记忆,都会是生命中温暖的微光,为自己照亮方向的。

        荣纯在祖父惊讶的注视下飞快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御幸一也会一直和自己在一起的,所以没什么可犹豫的。

        “东京的分部吗?等着我泽村大爷吧!啊哈哈哈哈哈!”


*我说,设定其实还没交代完,会有人揍我吗?_(:з)∠)_
*恭喜主角开启了新的主线任务!鼓掌撒花!质的飞跃!_(:з)∠)_
*其他的master和servant要登场了,要开盘赌啊不是,有奖竞猜吗?_(:з)∠)_
*为了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所以先提醒一下,御幸一也从第二章正式登场开始,有些问题是在撒谎的_(:з)∠)_
*我能完结吗_(:з)∠)_
*你们猜是HE还是BE呀_(:з)∠)_

评论(6)

热度(25)